選擇

今晚看了最近由同名小改編的的熱門話題電影《穿著Prada 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 電影簡介看這裡),從某一個特定的角度來說,感觸還蠻深的。

選擇 – 是的,每個人都有自己人生的選擇權;但隨波逐流,捨本逐末,以至於搞到忘記自己要的是什麼,卻是在這五光十色的滾滾紅塵中,無奈地常發生的事情。可以怨別人影響了你嗎?抱歉,請面對你自己,是自己的盲目、是自己的眼光短小、是自己的意志不堅,到最後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卻還以自以為得到的更多來搪塞自己。沒有誰能說追逐名利、追逐五光十色是錯的,真正錯的是,如果那根本不是你要的東西,你昏著頭跟著大家追啥?

如果有什麼是唯一可以乞求造物者無條件賜給我的,那麼我想要的是一顆可以讓我常保不惑的「平常心」。


Dream a little dream
翻唱歌手: Cass ElliotStars shining bright above you
星星在你頭頂的天空上閃爍
Night breezes seem to whisper “I love you"
晚風似乎在呢喃著:「我愛你」
Birds singing in the sycamore tree
鳥兒在無花果樹上歌唱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做個有我小小的夢吧Say “Night-ie night" and kiss me
道個晚安並親吻我
Just hold me tight and tell me you’ll miss me
把我抱緊並告訴我你會想我的
While I’m alone and blue as can be
當我獨處並感到憂鬱的時候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做個有我小小的夢吧Stars fading but I linger on, dear
星光黯淡但我仍徘迴,親愛的
Still craving your kiss
我仍熱切期盼你的吻
I’m longing to linger till dawn, dear
我欲徘迴直到黎明,親愛的
Just saying this
就只訴說這些Sweet dreams till sunbeams find you
做著甜蜜的夢直到陽光照射到你
Sweet dreams that leave all worries behind you
做著甜蜜的夢把你的憂慮都拋開
But in your dreams whatever they be
但無論在你的夢裡有什麼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
做個有我小小的夢吧

劇中女主角在出差巴黎的時候,有了一時迷惑之下的小小外遇。今天日記的圖片,就是她在街頭被外遇對象一把抓住親吻前的一霎那。這兩人之前在巴黎的一家餐廳共渡了一個晚餐,晚餐進行時,餐廳裡面的背景音樂就是《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聽起來應該是法文版的,這裡有順子唱的《Lex Yeux Ouverts》),巧妙地點出女主角發生在浪漫之都巴黎的一時情迷。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是誕生於1931年的作品,由Gus Kahn作詞,Wilbur Schwandt和Fabian Andrew共同譜曲,原唱者已無從考証,但最有名且最廣為人知的版本是The Mamas & The Papas的"Mama" Cass Elliot所演唱的版本,這也是我最喜歡的版本;渾厚而在轉折時的微微顫音,簡直能讓人聯想到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噘著紅唇的模樣(不過,Cass Elliot本人事實上卻與瑪麗蓮夢露的輕盈大異其趣)。電影《情定巴黎》也曾使用這首歌當作插曲,收錄的是Nat King Cole較為輕快的版本。而大家更有印象的,應該是出現在金莎巧克力廣告裡的配樂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