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

聽了韓國人K唱的電視版一公升的眼淚主題曲《Only human》,這首歌實在太有畫面了,所以本來不想看這麼商業的片子的,終究還是忍不住看了第一集的一公升的眼淚(看完第一集的一半,果然又是部過度消費他人生死經歷的商業電影,我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在第一集一開始的時候,女主角的媽媽回想到剛知道女兒病情的當時,還翻看女兒留下的日記。其中女主角在日記裡問:「媽媽,我為什麼而活著?」,這問題,事實上並不是面臨死亡威脅的人才會如此自問的,但大多會如此自問的人,多半是因為正面臨死亡的威脅。我,就是那種尚未面臨死亡威脅,但已經杞人憂天到自問相同問題的人。 不過,這看似無解問題,我發現卻也不難回答。

在哲學領域有一個名詞,叫做「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我覺得「關懷」二字有誤導之嫌。應該叫做「終極關注」,指的是在某個領域裡面,最根本上被關注的事情。),對於人生,其最明顯不過的終極關懷,不外乎是「我們為什麼存在」,或換個方式問,「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 這個問題。更有學說認為,人生的四大基本的終極關分別是:死亡自由孤獨無意義

在過去二十多年漫長的答案找尋中,直到最近一兩年,才覺得稍有些明顯的頭緒。其實所謂的答案,並沒有辦法在目光直視那令人怵目驚心的沉重問題時,能夠得到任何解答。答案卻是在當你忘掉與放下這個問題所給你帶來的沉重與威脅感時,才有可能被窺見。諷刺吧?這好比有一個人,坐在一個座墊上,一直試圖把座墊抽出來,卻沒有意會到因為自己正壓著它,而怎麼抽也抽不出來….。

佛家禪宗有一個著名的公案,是二祖慧可大師請達摩祖師為他「安心」,達摩祖師要慧可大師「拿心出來安」,慧可大師尋覓那顆心卻不可得。我們都誤以為裝在心這個容器裡面,但卻隨時在變的心情,就是自己如實的「心」。而那些隨時在變的心情,卻又是我們有能力自己隨意調整變換的,實際上與你所正面對的情境是可以脫鉤的。慌張嗎?手足無措嗎?害怕嗎?這都是心情而已,也是絕對有可能被自己用其他的心情隨意替換的。

所謂「鏡花水月」,鏡裡的花,水裡的月,都好比是盛裝在心裡的心情,有人能拿得出鏡裡的花,取得出水裡的月嗎?真正讓人感到迷惑的,都卻是因為我們以為那心情那就是我們面對特定人、事、物的時候,唯一該有的「正確」反應,但也因此同時放棄了自己人生最大的自由度,猶如畫地自限。

就算是下一刻將死,我告訴你,你仍是徹底自由的!既然是自由的,你應該在每一個當下,愛做什麼就作什麼,盡你所能,在屬於你的人生畫布上,盡全力表達「你」是什麼。就這麼簡單,這個,就是人存在的意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