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心動

早上在展覽會場公司的攤位上,見到一個新面孔。小姑娘身材絕佳,前凸後翹,一雙眼睛勾人似的猛漂過來,我們業務經理一介紹,原來是他今天才報到的新助理,我還以為是代理商的人。小姑娘嘴甜得要命,可惜我這非典男卻擺個撲克臉在那裡,我想可能害她白白放完昨晚充了一個晚上的電,搞不好她還以為自己是不是今天臉上的妝畫得有瑕疵勒。

我絕非聖人,只是膽小怕事而已。我也不避諱說說對女人這種迷死人不償命的動物,從我個人身為一個雄性動物的角度所持有的觀感。

老實的說,女人能讓我砰然心動的,跟斯斯一樣,有兩種。

第一種是外表上的,舉凡身材火辣但不勁爆,臉蛋清純如天使但非嬰兒(肥),言語輕柔但不病態者。很肉慾嗎?是啊,我說過,我不是聖人,如果你有非要去頂上魚翅餐廳吃一碗頂級排翅的慾望,我也會有想要一親夢中情人芳澤的幻想。孔夫子說:「食、色性也」,人之大慾,也正是這個意思。不過,這種女人,跟金門高梁一樣,上頭(醉意衝腦)快,但醒來的時候,卻什麼都不記得了,而且除非已經重度酒精中毒的,要不誰天天吃魚翅、配高梁的?

另一種不見得在外表上能在第一眼就吸引住我的視線,一但攀談過,眼前卻是展現出完全不同的一幅景色。好比一幅北宋范寬的《谿山行旅圖》,掛在牆上遠遠的看,還以為是牆壁發霉長壁癌呢!但是當一走近,畫中的細節景緻,一一清晰地漸漸由遠而近呈現眼前,越看越有趣。但別以為,跟這種以內涵取勝的女人是不會讓人興起共赴雲雨的慾望的,對我來說,頂上魚翅餐廳排翅的美味並不會讓人意外,而且不管去多少次,味道也都不變。但若是聽說有某個不起眼的巷子裡,有個非常有個性的老闆所開的創意食堂,不設固定餐單,卻每日按照他的創意跟所獲得的新鮮食材來創作當日的菜色,我相信那種驚奇跟每回能額外製造出的新鮮感,卻有太過工筆的魚翅餐所無法擁有讓人真正留連的味道。魚翅配高梁,口味單調,每餐都固定吃一定會膩。但充滿驚奇,每句話皆能吸引我細細品味的女人,就算一輩子都只能跟她蓋棉被純聊天,也不會感到有多遺憾。

除非老天眷顧,要才色兼備,僅有少數女性有此幸運。如果能有選擇,諸位女性看倌們,妳們想做個可以快速點起男人猛烈卻短暫慾火的女人,享受凌駕其他女性對手的無比虛榮與成就感;還是願做個雖不見得亮眼,但卻永遠不滅的燭火,除了有能力照亮自己的生命,也願用下半輩子的時間,溫暖撫慰了懂得欣賞妳的男人?


Eternal flame
原唱歌手:Bangles

Close your eyes, give me your hand, darling
閉上你的眼,把手交給我,親愛的
Do you feel my heart beating?
你能感覺到我的心跳嗎?
Do you understand?
你了解嗎?
Do you feel the same?
你的感受相同嗎?
Am I only dreaming?
我只是在作夢嗎?
Is this burning an eternal flame
這燃燒的是永恆的熱火嗎?

I believe it’s meant to be, darling
我相信就是如此,親愛的
I watch you when you are sleeping
當你沉睡時我看著你
You belong with me
你是屬於我的
Do you feel the same?
你的感受相同嗎?
Am I only dreaming?
我只是在作夢嗎?
Or is this burning an eternal flame
這燃燒的是永恆的熱火嗎?

Say my name, sun shines through the rain
叫了我的名字,如同穿透雨幕的陽光
A whole life so lonely
整個人生是如此的寂寞
And then you come and ease the pain
然後你出現了,撫平我的傷痛
I don’t want to lose this feeling
我不想失去如此的感覺


這首《Eternal flame》其實跟很多我幼兒時期(不誇張,我之所以知道那麼多西洋老歌,都是因為幼兒時期那些都還是流行歌曲的歌,被當時喜愛西洋流行歌曲的爸媽,搞到天天都在我家重複撥放)常聽到的西洋流行歌曲相比,這首歌的年歲還不配稱得上是老歌。

此曲歌聲與樂曲之輕柔,加上間歇如心語的清脆鈴聲,似正娓娓訴說內心深處對於永恆愛情的盼望。

一樣的,這首歌紅到有人翻唱過,但我還是喜歡原唱的女子四人團體Bangles唱的版本,更何況,在她們當紅的時候,可是我心目中西方辣妹的標準形象呢!這四個喜歡60年代流行歌曲的女生所組成的團體,是在1981年於美國洛杉磯成立的,一開始的幾年,她們走過沒沒無聞的日子,而這首歌《Eternal flame》是在1988年時,找了為歌壇一姐瑪丹娜寫過暢銷歌曲《Like vergin》的比利史坦柏 (Billy Steinberg),加上團員們的腦力激盪,想起了貓王墳前的一團不滅之火而創作的。這首歌,收錄在專輯《Everything》裡面,然後在1989年的二月迅速竄升走紅,並在8個星期後成為排行榜的冠軍曲,但卻又在沒多久以後,因為團員間理念不合,甚至中斷了全球巡迴演唱會而拆夥。單飛後,也逐漸消失於茫茫樂壇之海。

對男人來說,心中一把不滅的愛火,絕非是單靠激情可以永遠維繫的。激情過後,稍有點想法的男人,不難大徹大悟。所以,身懷璞玉的好女人,會愛上妳們的,絕對會是頭腦清醒的好男人,妳們也該因此而慶幸

4 thoughts on “有一種心動

  1. 「…讓人把不得肉緊地咬下去的引惑…」嘿嘿…所以呢,男人要讓自己不犯錯,是很不容易的事…。

    不過,話說回來,什麼是錯?it’s wrong to be right…去他的錯…

  2. “女人這種迷死人不償命的動物"<<<我啊, 曾經嘗試用純男人眼光看女人(街上睹一眼)…
    …眞的, 這種動物好可愛耶~ 外面精緻, 巧妙, 從內散發着一種讓人把不得肉緊地咬下去的引惑!!
    可愛死啦~ 眞的, 我之後更懂得同理男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