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舊佈新

這是人的慣性,一但抓住一樣東西,不管這東西的好壞、有用無用,都會下意識緊緊抓著。這種人性面,本無該被責備之處,但事實上當緊抓住一樣東西時,同時間,卻放棄了全世界裡,其他的東西能被抓在手上的機會。而這種偏執,往往自己在事後才能恍然大悟,但此時後悔卻又何奈?

還記得幾年前我們一家三口(那時可愛晴還未出世)到香港旅遊,步行逛了旺角的通菜街,看到路邊賣玩具的,大頭雲的手指死盯著其中的一組幾十輛玩具車的大盒子(那時大頭雲大約一歲半,已經很會走路,話是聽得懂的,但他還不說一句話。一但走久了,就會兩手張開,表示要求我抱抱),用他祈求的眼神表示想要擁有。當然,二話不說就買下,但是那盒子實在太大了,雖然不重,卻立起來有他身高的三分之二高。他興致勃勃地抓著他心愛玩具盒子上的提把,但邊走邊把盒子拖在地上,不但妨礙了他走路跨步,而且眼看多磨個幾下,那盒子撐不到我們逛回旅館就會穿底了。

我停下腳步,一手牽著他,另一手對他伸出來,告訴他我幫他拿會好一些。他死命的搖頭,不願意把盒子交給我拿,我告訴他,這樣盒子會磨破,回到旅館之前,車車就都掉光了。他抓得更緊,我又告訴他,這樣好了,我用牽他的手同時抓住盒子的提把跟他的手,這樣可以提高一點,盒子就不會拖在地上了。他居然聽了之後,轉頭就跑,好像我是強盜,要搶他心愛的玩具一樣。

這孩子從小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非常的鑽牛角尖,這也是自閉症兒童的徵狀之一。我快步跟上,抓住他另一隻手,此時也有些發火了,氣到跟老婆說不逛了,就這樣回酒店去。大頭雲死也不讓我牽,深怕我會伸出魔爪搶他的玩具,就這樣,老婆還得幫大頭雲一路抓著盒子的邊緣提高一些,一邊還不高興地看著我的臭臉,雖還沒逛夠不甘心,但也知道我已經生氣了,只好拖著大頭雲的手往地鐵站走去。

回到了旅館,大頭雲把玩具汽車的盒子往床上一放,看著我,擺明了要求我把盒子打開(我自己寫到這裡,對以前這段跟大頭雲無言而只有眼神交談的日子,想想都還感到蠻驚訝的)。我告訴他,這樣任性是不行的,喜歡死抓住不放是嗎?來,給我站到牆邊去,拿著你的玩具車盒子,手抬高,再高一些,要超過頭頂,就這樣拿著不准動,直到不願意拿為止。他一開始還倔降強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是沒一分鐘,手痠了,偷偷要放下來,我警告他,舉高!一放下來我就要打你的屁股一百下!漸漸的幾分鐘後,真的拿不動了,我趁機問他,以後還想抓著不放嗎?我幫你拿是為你好,又不是跟你搶,玩具是你的,誰也搶不走,但是拿著累不累?他點點頭,眼淚快掉下來,我也心軟了,氣消了。於是叫他拿著玩具過來,再一次叮嚀他記住,當我要幫他時,並不表示我是在搶他的東西,而且有我拿著,走路不是輕鬆多了嗎?大頭雲連連點頭,表示他了解了。自從這個事件之後,我要幫他拿他心愛的玩具時,他都不再拒絕了。

我常提醒自己,要保持一種觀念上的最大的彈性;我看不懂的觀念,不表示那就不成立。愛情也是一樣,當一段戀情你緊抓著,但事實上已經到一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狀態,尤有甚者,擺明了都已經被對方欺騙了,但還做鴕鳥,讓自己假裝不知道;抓著這塊不值得珍惜的爛石頭,你敢保證等你哪天被迫放手時,你將不會懊悔居然不早一些放手,以至於錯過了早已擦身而過的許多金塊跟玉石嗎?不只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而更是「爛的不去、好的不來」。


Last Christmas
原唱團體:Wham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去年聖誕節,我把我的心交給你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但一到了第二天,你馬上就把它拋在一旁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今年我為了不落淚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我會把我的心給某個特別的人

Once bitten and twice shy
我突然傻住並加倍羞澀
I keep my distance
我刻意保持距離
But you still catch my eye
但你仍抓住了我的目光
Tell me baby
告訴我寶貝
Do you recognize me?
你有認出我來嗎?
Well, it’s been a year
嗯,已經一年了
It doesn’t surprise me
我並不感到驚訝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我把我的心情包裝起來送出去
With a note saying “I love you", I meant it
還加上一個"我愛你"的留言,我是說真的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現在我才知道我以前有多麼的傻
But if you kissed me now
但如果你現在親吻我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我會知道你又在欺騙我了

A crowded room
擠滿人的房間裡
Friends with tired eyes
滿是眼裡充滿疲憊的朋友們
I’m hiding from you
我在躲你
And your soul of ice
而你如冰的靈魂
My god I thought you were someone to rely on Me?
我的天啊,我還以為你是個需要倚靠我的人
I guess I was a shoulder to cry on
但我想我也不過是個可以靠著哭泣的肩膀而已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一張戀人的臉有著炙熱的心
A man under cover but you tore me apart
一個完整男人但被你撕成兩半
Now I’ve found a real love you’ll never fool me again
現在我已經找到了真愛,而你再也無法再一次玩弄我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一張戀人的臉有著炙熱的心
A man under cover but you tore me apart
一個完整的男人卻被你撕成兩半
Maybe next year I’ll give it to someone
或許明年我會把我的心交給某人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我會把我的心給某個特別的人


這首由來自英國的Wham二人組合唱的《Last Christmas》,稱不上是老歌,但在1984年聖誕節前推出的這首歌曲,卻從此後成為一首另類的非傳統聖誕節應景歌曲。

歌詞中就有一種被不珍惜戀情的另一半欺騙失望後,欲徹底放手的覺悟,雖然懊悔,卻也還算不遲。套句中國人的話,正值年末聖誕節之際,除舊佈新是也。你,確定現在是醒著的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