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昨天在愛寓裡引用了徐志摩《偶然》裡面的兩句話來回應寓友的日記。怎麼會突然想起徐志摩的這首詩,當然自有幾分感慨。雖然從小學的時候就有機會在家裡的一本《徐志摩‧朱自清全集》裡看到這首詩,但當時對詩中的意境,卻只停留在自認為那只是發自於詩人的浪漫,無病呻吟的解讀上。


《偶然》
作者:徐志摩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今天因著這樣的機會,想起了這首詩,當我在數年不讀此詩後,如今細細再次讀來卻嚐出了不同於以往的味道。

偶然,因為就是偶然,如曙光乍現,如雨後春筍,雖在那瞬間或許會令人有驚奇的感覺,但偶然,它就是偶然。雨點打在湖面而產生的一個個小小漣漪、孩子們遊戲吹出能折色七彩的肥皂泡、春雷響起之前閃過天際的電光…能讓人驚艷,但卻又與生物的一呼一吸、一生一滅,不因其絢爛而有二致。

就因為偶然,就更加自然。既是自然,生時擋不住,滅時也阻不了。即使是人與人之間的際遇也是如此,既然是因緣所生,當因緣趨滅,就不該阻擋,而應學習以平常心看待。

在《莊子‧內篇‧養生主第三》裡有個故事,說到老子的朋友秦失,在老子死的時候前往悼唁,他在靈堂上乾哭了三聲就要走了,結果被老子的弟子質問,認為他不夠朋友。秦失告訴他們:

「….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 ,古者謂之遁天之刑。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

這段話的大意是說:喜生惡死是違反常理、背棄真情的,在靈堂上哭天喊地的人,他們都忘掉了人生在世是稟承于自然、受命于天的道理。老子他應時而生,偶然來到世上;也在偶然下離開人世,如今是順依而死。安于天理和常分,順從自然和變化,哀傷和歡樂便都不能進入心懷,古時候人們稱這樣做就叫做自然的解脫,好像解除了倒懸刑罰之苦一般。

至此,我對徐大文豪的見解深度有了全新不同的看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