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 與 纏

聖誕夜在外面一起吃完飯後,送老媽回家,她在車上說到友人跟他說溫哥華當地有個什麼菩提的搞禪修教學的,人家說蠻好的,是個大陸來的老師,神通很行,因為這樣還回不了大陸,一個學程只有幾堂課,就要收人加幣500塊。她覺得不以為然,於是跟她的朋友說:「那你去問那個禪修的老師,要怎麼了生脫死?」,結果並不意外,那位禪修的老師支唔其詞,答不上來。

我告訴老媽:「唉呦,你叫你朋友去為難人家禪修老師幹嘛啦…」

老媽說:「教人禪修,卻不能教人解脫生死的法門,那不是騙人?我只是教我朋友辨別禪修老師真假的方法罷了。」

「那可不見得喔!」我提醒老媽:「你怎知去那邊花錢的,要的是啥狗屁解脫啊?多得是人,要的只是那種禪修的神聖感而已,最好還可以學個兩手神通玩玩」。

「可是,也沒聽說有誰在那裡學成神通啊?」老媽依然不服氣。

「那你就不懂了。」我覺得有必要為老媽疏導一下:「人,之所以會在這裡,就是在玩作為一個人的遊戲,愛恨情仇、貪嗔痴慢妒,沒有一個不是會成為人的預設條件,所以也沒有什麼好用宗教的高標準來視人性的各種常態特性為蛇蠍的。」

我又接著說:「就算是飛蛾撲火,在自以為聰明的人的眼裡,會暗罵飛蛾笨,自尋死路。然而飛蛾自己是為了尋死而向火撲去嗎?小學生都知道正確答案為否,飛蛾只是本能的向光亮的地方飛去而已。飛蛾該被責怪嗎?還是火該被責怪嗎?」

我頓了頓,接著說:「那是求什麼,得什麼,各得其所而已。所以,你的朋友不該被你看成是個笨蛋,而在你眼裡看起來像是個詐財騙子的禪修老師也不見得真是個騙子。想花錢買個經驗的,是自己願意掏錢的,而想藉此賺錢的,也把錢賺到了。這就叫各得其所。」

老媽於是才放下憤憤不平的心理,我也就開玩笑地補上幾句:「身為一個事件的旁觀者,妳若也看懂了妳憤憤不平的原因;如果是因為看不順眼人家賺錢太容易,那你乾脆也來開個禪修班,保證生意能比那些三腳貓的老師好多了。」,老人家這才開心的微笑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