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淺言深

上個禮拜,忘了在網路上哪裡看了篇文章,提到「交淺言深」,作者說他與一個朋友交情雖淺,但有許多深入的交談。

《戰國策・趙策四》說:

「交淺而言深,是忠也。」

形容說話的人忠厚。

而蘇軾在《上神宗皇帝書》說:

「交淺言深,君子所戒。」

卻指對交情不深的人說太深入的話,是太過輕率的做法。

此兩者的說法反差蠻大的,不過歧異是來自於不同的觀察角度。

然而對我個人來說,交淺言深並非關乎於說話的人是個忠厚或是不識相的人,但卻因為是交淺,所以才能夠、也才願意言深。

從前幾年開始,由於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著更加平實且通透的認知,所以也就不欲與人(尤其是還願意聽進去我放屁的人)走得太近。在人的社會性當中,親近的朋友關係總暗示著額外的生活責任,例如:每隔一陣子似乎不聚一下就「不夠朋友」、當朋友有事情,不參予一下意見也好像「不夠朋友」;但事實上,有許多真心話,卻又因為想要「夠朋友」,反而不好說出口;例如眼看朋友深陷於一種不管是感情上或工作上的心理糾葛,但若說了乍聽之下血淋淋卻又實則對朋友脫離困境有幫助的實話,反而常因此反目,連點頭之交的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這個人,看似冷淡,卻又實際上內心熱情如火,雞婆得要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屬雞的原因….),尤其看不得別人深陷心靈上的困境,所以也有時候常常伺機「下藥」,若我所說的聽來刺耳的話在那人耳邊縈繞不去,或許會因此而哪天突然因那番話而了悟,也能夠脫離出痛苦的心理情境。所謂心病需要心藥醫,然而所謂的心藥,必然是既苦又澀,否則又怎夠強而能突破層層心防,進而有解脫人的效果?

不過,即使是同樣做為心藥的一句話,在身為關係親密的朋友身上發出的話,其反作用力(心理上的排斥)卻會因為親密的朋友關係而更加劇烈;「我們是那麼好的朋友,他卻不安慰我,反而潑我冷水,這種朋友不如不要了!」,因為這樣,親密朋友之間搞到翻臉的太多,也因此,身為看得到最好解答的局外人且身為親密的好友,往往在說出了實話、給出了中懇建言後,卻跟那身陷心靈困境的朋友最後不得不翻臉走向陌路。

從這樣看來,我也就不太想再跟任何人成為太過親近的朋友,因為一但太近了,就變成有益對方的實話說不出口了,再則也因此而有著所謂「好朋友」的責任,造成要勉強於生活上有更多交集(這就是莊子說的「相濡以沫」)的負擔。因此,跟我認得的人,若真想要體驗我的「友直、友諒、友多聞」(就連孔子都提倡「君子之交淡如水」),最好跟我保持個某種似近實隔的距離,這樣,我便更能讓人感覺到跟我認識的好處。

事實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我是怪卡我也不在乎,誰教我跟莊子是一掛的,徹底理解並篤信「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的最為寬廣對雙方是實質自由逍遙的人際關係原則。

延伸閱讀

6 thoughts on “交淺言深

  1. 通告: 被炸 « 品 Harriet

  2. 大家這麼關心我,我真的很感動。。。

    我的病嘛,我還在努力了解和覺察其中的信念。。品和其他身心靈的朋友也在很用心的幫我。很感激 :_)

    肉身上的痛苦,是那麼真切。腦袋縱然想通,心底還沒了悟。

    然而只要你們在,相信不須很久,我的情況便會好過來 :)

  3. 等我send條link海成看.

    “…(嘿嘿…做我的朋友,心臟要夠強才行)"
    umm…其實每次看到, 我也…不知怎說. 告訴你吧, 海成心臟病發過, 上年開胸兩次, 還加上其他原因, 找上許医生書, 再到賽斯書再到我這裡.

    可能你會讓他從道理上明白得快點.

    • @海成 (隔空呼喚…我知道你會看到的。希望你莫怪品提及你個人的狀況,她是出於好意的,我想你能明白)

      我曾經漸漸走入人生中最黑暗的角落,認真考慮過以結束生命的方式來躲過在當時看似怎麼都解不開的死結。

      賽斯資料於我而言是一個總開關,讓我有機會在此實相人生中透過賽斯的無私教誨,將以往在人生各個角落所探索過的各盞燈一次點亮,並轉而開始學習直接看向所遭遇的人、事、物其不具好、壞的本質,而非是我所與之相應的心情

      「萬法唯心造」、「你創造自己的實相」…這些都不是用來美化心情的形容詞,它們都是活生生的動詞

      當人看向自己所遭遇的人、事、物時,他也應該明瞭,在他所創造的實相中,一切萬有的影子也在那裡面。那人也應當如同一切萬有一樣,帶著無比包容與樂觀其成的衝動,以自己所造世界之主(神)的眼光,看向他所創造的世界裡遭遇的一切人、事、物的本質;如同一切萬有般看向他(它)們所帶有的原始意欲(愛),而非是透過自己緊抓不放、且非先天而複雜的信念所引發出的心情。

      那些心情(情感),從來都不是真正本質上的「我」,但常遭人誤認一輩子;那些心情是工具,本該可以被自己差遣,但卻常讓人遭其差遣一輩子。

      離「苦」得「樂」?那苦或樂都是自己從自身招喚而來,而非你所遭遇的人、事、物帶來的。沉溺於苦、樂不放的是自己,那麼「苦」又怎麼離得了?「樂」又豈是能由外得來?

      哎呀…用文字好辛苦,沒法像說話一樣較快、而能及時將多個面向的表達以較立體的方式補上。越是形上的東西,用寫的越是難以清晰而立體地表達。算了…就寫到這裡吧。

  4. @品

    哈哈…我知道你的可愛之處。我不是說了嗎?要人不想愛你都很難。

    不怕一再被炸的,我要對他們致上最高的敬意,我看見了他們願意面對自己的無比勇氣。

    相對而言,我並不怕被炸,也感謝炸我(當然是要炸得有道理的,否則我必把他「為炸人而炸」的奇怪意圖給炸出來)的人,而且還常常自己炸自己。

    被炸,為的不是證明自己的內心卑微或行為低賤,而是一個打磨拋光的過程。若以佛家有為法來說,就是神秀的偈語:「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神秀老被自以為懂的後人罵,其實不太公平)

    這裡是地球,世間法當然是以世間的方式來修。

    其實,這般「辛苦」而不見優雅的過程,從更廣、更高層的靈魂的角度來看,一切也都是「成為自己」的眾多轉世劇的一部份,而並不涉及以目前三次元空間文化裡所認為的「成長」。

    每個人都在用不管自認為是苦還是樂的人生歷程在寫(表達)出自己,而世間一切個別的總合,則寫出了一切萬有從一開始就想要知道的答案:「我是誰」。並且,這一切,如果套上時間的概念(事實上時間順序是不存在的),正以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地繼續進行著,這也是賽斯說的:「你不斷的正在成為你自己」。

  5. 果然兩年前的你跟現在挺有分別.

    “所謂心病需要心藥醫,然而所謂的心藥,必然是既苦又澀,否則又怎夠強而能突破層層心防,進而有解脫人的效果?"
    <<< 是啊~ 我就是用可愛吸人們過來, 跟着把他們心防層層炸開. 能站得著便發現血淋淋內反正就是光就是愛.

    當然頂不著就在遠遠臭罵, 深層又戀着絲絲暖暖, 儲夠勇氣又跑過來被炸… 看着是蠻痛心他們固執的模式, 但又明白他們已努力了.

    和海成談起, 他老是不"明白"(接受)靈魂成長幹嗎要這般"爛"…要吃苦要病重, 為什麼不能優雅点?

    因為僵化太久吧~ 我真是心痛, 想急也急不來, 俏俏地關注和等待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