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 立而後破

所有的「觀察者」的觀點,都無可避免地落入了相對的位置,而凡是相對的,總無法在各觀察者的各抒巳見之下,以獲致絕對而唯一、且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相(西方哲學稱它為「絕對真理」”Absolute Truth”)。所有能夠觀察的主體,如你、如我、如他,都是透過眼、耳、鼻、舌、身來感知客體(物質或心靈型態)的訊號,再以意識作用轉化為心念的觀查者,不折不扣、如假包換。

我所篤信的(若要硬稱它為信仰的話),即是那個離開所有相對的絕對真理,然而,在那絕對真理之內的各式存有的真正(絕對)面目,卻非是能以我們習知的感知方式得見其原貌;但奇妙的是,所有一切的存有,無論是可以用物質感官探知的「實存」或無法用物質感官探知的「虛存」,都盡在絕對真理的包含之中。佛家稱它為「真如」,道家稱它為「道」,我習慣依賽斯而稱它為「一切萬有」。

《道德經》是道家(事實上,宗教上的道教是後人所為,我相信創立宗教並非老子與釋迦摩尼兩位先聖的本意)奉為圭臬的一部經典之作,若不從宗教上的門第之見而自外,但求橫貫佛、道之言,當能發現,那絕對真理,卻沒有因為宗教門派的不同而有數個;所謂「絕對」真理,自當是能夠一以貫之、獨一無二、放諸四海皆準的。

很多人以為,道教跟佛教(請注意,佛家、道家與佛教、道教是有所不同的;一但進入了宗教的模式,不免就會參雜了宗教團體存續的難題,因而加入了偏離本意的衍說)的教育,是「破而後立」。沒錯,但那只是第一步;破的是一般人看世間以通俗而固執的狹隘眼光,立的是以神聖領軍的新世界結構。多半入宗教門後的人們,以自以為的自身渺小,比照於宗教裡神聖的法力無邊,因此而堅信且臣服於那有個牢不可破屋頂的系統,所期盼能換來的,也不過是能免於流轉於系統中屬於「惡」的存有模式(如:鬼、地獄…等),或更積極者,盼能經過修持後,能超凡入聖地進入系統的最上層。但事實上,把屋頂給封起來的,卻是宗教結構,而非初始的教育者老子或釋迦摩尼。為了挖掘出來被宗教逐漸埋藏起來的第二步:「立而後破」,以相互參照的方式來解讀各家闡述絕對真理的著作,是有其充分的緣由與必要的,也因為從超脫於宗教門派之外的角度,才能進一部領略在被封頂的宗教系統之內,那些先聖所遺留文字的原意,故而言「後破」,破了之後,絕對真理才能現前。

於是,對於絕對真理,我試著以佛家的看法與賽斯的看法,與道家的看法相互印證。《道德經》新解,就是從這個角度出發的舊瓶新酒,與一般市面上能找到的道德經注釋有著根本上的不同。道德經也因為當時社會的時空因素,所以對於較世俗的議題上面也有所著墨,但時過境遷,那些對應於當時社會而闡述的看法,我不打算進一步地硬套在現今社會上,所以或許讀者會發現有些《道德經》的原文部分我會略過不入,對於略過的部份,我會盡量稍微交代一下略過的原因而不佔太多的篇幅。

這裝在台啤瓶子裡的小糊塗仙,就讓我慢慢倒出來在高腳杯裡,讓各位嚐嚐,至於是冷是暖、是苦是甜、是鹹是淡,就留著給讀者自己慢慢品嚐(事實上,所有的酸甜苦辣都是相對的,若能帶讀者脫離相對的世間觀,不再執著於什麼東西一定是自認的什麼味道,那也就算是約略地達到了我的目的了)。

在絕對真理的面前,若讀者願意暫時忘記自身屬於畫地自限但卻膨脹過的自我,在看這一系列的文章的時候,自能領略其中所闡述不帶宗教屋頂的無限海闊天空,這是我給讀者們的中肯建議;看不懂,只是因為你緊抓住自己眼前的身分感,而不想跳脫出來看懂而已,不會是其他的原因。絕對真理並不需靠信徒的人多勢眾才會是絕對真理,它顛撲不倒的原因,只因為它是能包含所有一切,且無論在哪一個時空之下都能成立的真理。

礙於這一系列的文章是利用閒暇時間爬出來的,若出爐的速度低於讀者的期盼,則要先告個罪,懇祈見諒。

另外必須一提的是,這一系列文章所提示的《道德經》原文,是引用自臺灣古籍出版社的《中國古籍大觀》中的《老子》一書。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