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陰熾盛>

這篇<五陰熾盛>是一系列從佛家八苦的角度探討人生的最後一篇,這一系列的文章,從一開始並非是循著宗教的標準答案而寫,因為,並不因為信仰佛教的人才有這種種的人生難題,也不因為這些說法是佛家提出的,以至於他們建議的答案才會是標準答案。若有仔細去看我前面七篇文章(可以在形上哲學的這個分類裡容易找到)的朋友們應該會發現,我在這一系列的文章裡面除了引述宗教上的看法加以佐證標題之外,所提出的建議卻是純然非宗教的。

不過,佛家說的八苦裡面,這最後一個<五陰熾盛>苦,卻是蠻佛家專屬的形上看法的。

不過,我仍有我的堅持,並不打算給讀此文章的朋友們一個純然宗教化的建議,否則,就過於浪漫跟麻醉了(我有說宗教是過於浪漫跟麻醉人的嗎?沒有吧? 正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啊…信奉宗教的人,應當要好好思考一下,若只是為了訂購一個現成而便宜的救贖,那你恐怕會大失所望的)。但是,所謂的五陰(或稱五蘊),卻是很佛家的形上名辭,在此我不得不引述一大段佛教著名法師的講經內容,以稍作解釋五陰是什麼。

1952年5月12日斌宗法師在法源寺有講述了佛家所謂的八苦,其中的五陰熾盛苦,現摘錄於下:

五陰熾盛苦。「五陰」即色受想行識。「熾」,火熱也。盛,眾多也。陰,障蔽也。是說這五種法能障蔽吾人本具妙覺真心,使之不得顯現。色陰即所感業報之身,受想行識四陰,乃觸境所起幻妄之心。由此幻妄身心於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境,起惑造業,招集苦惱。依眼等五根,緣色等五塵所起煩惱屬色陰。依五識領納五塵所起煩惱為受陰。依六識想念法塵所起煩惱屬想陰。依七識恆審思量所起煩惱屬行陰。依八識微細流注所起煩惱屬識陰。此五陰煩惱如火熾盛,盡夜焚眾生的身心,苦不可言,當急用智慧以消滅之,一句彌陀即智慧水也。詩云「逼迫身心苦事多,哀聲無地可號呼!肝腸斷處情難斷,血淚枯時恨未枯」。余意「三界無安同火宅,何如念佛往西方」。此五陰熾盛苦,乃一切諸苦本。八苦中前四苦屬身所受,後三苦屬心所受的痛苦,最後一苦總括身心。

若是簡單的說,五陰:色、受、想、行、識,是佛家比西方的心理分析還早就提出的潛意識作用,若以今日的西方心理分析的角度來看,不但早已確認了心理上潛意識的存在,而且還將潛意識的作用與結構有非常詳盡的細分,這卻是標榜實證主義的現代自然科學永遠無法跨進去的地方。

即使對於佛家提出的潛意識作用與結構非常認同,但我卻不贊成將這些心識作用與結構加以妖魔化,事事指認為苦。所謂的苦與煩惱,也不過是相對的,八苦的前七苦皆因種種相對而苦,而當脫離相對時,那就是一種心情而已。對於這個部份,我雖然有自己的一套學理以佐證這種說法,但不打算把這一篇短短的文章搞到幾本書那麼長,造訪葆光居的朋友若真有興趣,請耐心地慢慢看我ㄧ篇篇將陸續貼在形上哲學或道德經新解分類裡的文章;想要把這些講清楚,是需要先提出許多基本背景概念幫襯的。

回到正題。所謂的五陰,它們是心識的作用,既是功用,本身又怎會有苦樂的分別?好比屠宰殺雞,殺雞的刀是工具,宰雞的刀法是功用,即使有人認為殺雞是屠殺生靈,是不道德的,但那並不給予任何人對殺雞的屠刀或刀法一個汙名的權利。

或許讀到這裡的朋友,更加一頭霧水,所以我暫且留下一個線索:道德經裡面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若真懂這句話的人,也就懂我在說啥了。不懂?也沒關係,等我的道德經新解寫到那個章節,我會有詳細的解釋的。


This masquerade
原唱團體:The Carpenters

How we really happy
我們是如此地自得其樂
With this lonely game we play
在這孤獨的遊戲裡
Looking for the right words to say
想找到適當的話來說
Searching but not finding
但卻遍尋不著
Understanding anyway
不過卻能被諒解
We’ve lost in this masquerade
我們都已迷失在這場化妝舞會裡

Both afraid to say
我們都怕說穿了
We’re just too far away
我倆實際的距離是那麼遙遠
From being close together from the start
即使就站在彼此的身邊也離起點不遠

We tried to talk it over
我們試著想以言語交流
But the words got in the way
但卻如鯁在喉
We’ve lost inside
我們迷失在其中
This lonely game we play
在這場孤獨的遊戲裡

Thoughts of leaving disappear
逃避的想法總會消失
Each time I see your eyes
每當我凝視著你的雙眼
And no matter how hard I try
不管我多努力
To understand the reason
想要了解原因
Why we carry on this way
為什麼我們還這樣僵持下去
We’re lost in this masquerade
我們都已迷失在這場化妝舞會裡


我非常偏愛The Capenters的歌。這首《This masquerade》的歌詞,有著那麼一點欲將偽裝卸下的意圖。欲卸下偽裝,至少要先發現自己是在偽裝之中才行,但多得是人,就算有線索在身旁,告訴你這一切不過是場化妝舞會的遊戲,但卻不願意讓自己從這遊戲裡醒來,無論貪的是流轉其中的樂或是苦。

電影《駭客任務 Matrix》裡面,不就有一堆情願永久沉浸在美夢中的人嗎?從這個角度來說,佛教對人世間的種種猛下「苦」藥、「毒」藥,也只能看作是一種善意的謊言了,只是,這樣有真的尊重每個個體存有的獨特性,及其開放性的創造意願嗎?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