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意義 – 我看電影《香水》

這不是一篇電影短評,但就著上週我看完電影《香水》以後略有所感,想來簡略的觸碰一下這個題目。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說小不小,說大不大。

說小不小,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會輕易認同,因為這個問題一來看似沒有標準答案(除非真有創造一切的上帝現身親自解答),二來這問題大過所有人類知識的總和,從因果論來看,知果未必能推知因,答案恐怕只在人類已知的知識之外。

但是,說大不大,此話怎講?在我的看法,「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虛問,好比我家的可愛晴,啃著筷子、一臉茫然地面對著他不喜歡的飯菜,然後裝作一副小小哲學家,問我「人為什麼要吃飯」一類的問題。

虛問在刻意追究之下,只能引來虛答:「你不把飯飯吃下去就會長不高啊!」是喔?騙小孩。有沒有實答?有,當然有!但是虛問的實答其實早就在那裡,但是提問的人永遠看不到,因為:

  1. 若早就自己理解了,還須要問嗎?
  2. 很多時候,虛問等同於無意義的呻吟或哀號,它不見得真是每個提問者衷心的疑問。

所以我說,「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這問題不大,它也不該因看似難答而得其大。

不過,蠻有意思的是,通常可愛晴只有當遇到他不喜歡的菜,她才會問「人為什麼要吃飯」這一類富有哲思的「大哉問」。其實大人們也差不多,多半是在人生中遇到不好吃的菜,就突然哲學起來,追根究底的問,到底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更遑論恐怕早先就曾經觸發了的「人生的目標是什麼」,這一類更個人性的問題。

上個禮拜看了久仰其名的電影《香水》,網路上的介紹說它的原著作者是「徐四金」(根本是個德國人,Patrick Süskind),聽到作者的名字我本以為是個韓國片(跟「金三順」這個韓國名字還挺類似的),當影片一開始,看到歐洲中世紀的背景,我還想勒:「哇!韓片已經發展到那麼國際化的地步了嗎?」,再往下看,才發覺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西洋片,夠孤陋寡聞吧?想說先耐著性子往下看,卻被電影中所呈現主角看(或應該說「嗅」吧?)世界的角度與他的本能執念吸引住了。網路訊息害慘人,之前還有網友發表言論,說這是一部恐怖片…切~什麼跟什麼…。

牢騷發完了,回到正題。

電影的簡介請看這裡,我就不浪費版面了。電影裡的主人公「葛奴乙」(Jean-Baptiste Grenouille),還沒出娘胎就是個註定要被遺棄的棄兒,但他卻硬挺挺的活了下來。在嬰兒時於臭魚堆裡哭泣引起他人注意(但卻讓他老娘上了死刑台)、被賣到皮革廠天天接觸致命化學品卻不生病、在提煉無機物的氣味失敗後差點絕望到病死,但卻在瞥見另一道曙光後,用一星期的時間完全神奇地康復、住在香水師父的年久失修老房子裡,卻在離開後的第二天房塌了但沒罹難…故事如此的鋪陳,就已經預先告訴大家:他不止是自我的生存意志堅強,連老天爺都好像在幫他一樣

但是問題來了,他連續地為了個人自私的原因殺人,而且毫無悔意(就算第一個賣水果的少女是不小心失手殺了的,後面的那麼多個卻是刻意為之),從世俗的道德眼光來批判,此人無啻是喪心病狂的殺人魔,可惡兼恐怖到了極點,但是從電影鏡頭的角度,觀眾得以窺見葛奴乙的內心,他自己其實是一點都沒有道德上的牽絆的。有道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話又說回來,請允許我稍稍離題一下,道德是什麼?老子的《道德經‧第三十八章》裡說了:

….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社會裡所謂的「道德」,早已淪落至末等,既非初始的道、也非由道轉化次之的德,只是用一些因時制宜的硬規矩將人們框住,往往有很多承襲下來的規矩已經跟不上人類文化的變遷腳步。我個人篤信的唯一道德標準,是所謂的「黃金律」;黃金律又分積極與消極的,我個人偏向採行消極的,有如孔子所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因為,所謂的道德也不過是人類的畫地自限,在終極的真理中,並沒有人為的道德可言,更何況讓這猶如警察的道德,沒事到處在街上試圖到處找初幾個犯罪者,未免過於荒謬;所以黃金律並不適合積極地以諸如「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強加干涉方式推行。有關於對道德的批判,我會另外為文討論。

再拉回到正題。不過事實上,眼尖的讀者將會發現,我其實並未離題太遠。

葛奴乙是純真的。他的注意力所聚之處,只有因著他直覺式的本能所帶領去的地方。由於他天生在嗅覺上超乎常人的靈敏,使得他的注意力無法從嗅覺相關的關注上移開。他直到發現自己沒有屬於自己的氣味之前,從未真的吃飽了沒事,認真地想過「自己人生的目標是什麼」這種虛問;但他就是每天那樣地過且默默地經歷那些不明顯但實則追尋人生目標的過程,包括想要學習保存氣味方法的欲望。

但當他發現自己沒有自己的味道之後(他其實應該找別人幫他鑑定一下自己的氣味。他以為自己沒有味道,恐怕是因為自出生長期以來,與自身的氣味長久相伴,因此造成了對自己氣味的永久「嗅覺遲鈍」。這是我的純臆測。),狀況才開始惡化了。他想為自己獲取一個獨一無二且無與倫比氣味的慾望如洪水猛獸般出現。

對他而言,殺人並非是目的,且非唯一的選項。他在首次嘗試使用蒸餾法蒐集女人氣味而殺的村姑,因為要將她泡在蒸餾桶內遲早還是要淹死那村姑,他於是乾脆殺了將屍體拖回來用。後來他首度嚐試油脂離析法而殺的妓女,本來他並沒要殺了對方,因為那種採集法並不需要殺人,但妓女並不合作,他才把妓女給殺了。

而後面的連續受害者也不過是沿襲第一次的經驗,殺了既能得到對方被動的「合作」,且及時採集又不損及氣味,於是自然而然的都採用「先殺後採」的方式。葛奴乙從沒有為了殺人而殺的想法,與其他享受殺人過程的連續殺人魔的殺人動機大有不同。

但是,大家都只集中在他連續殺人的這個事實上來以一個單一的觀點看他。觀點的唯一或相對侷限,本就是每個觀察者(主體)觀察他人(客體)時必定會落入的死角。難道,從一個巨觀的角度上,葛努乙的觀點跟想法就因為身為少數,而就該被理所當然的忽略?當然不是。作者所欲呈現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與一般廣眾道德標準大異庭逕的葛奴乙角度。

若撇開所謂的道德標準,甚至連倫理學的黃金律都拿掉了,葛奴乙的所作所為,也不過就是單純的在自己的人生中追尋自我的定位罷了。簡單的說,無視於人類社會的倫理道德(他並非故意無視,而是從未有人將倫理道德植入他的知識範圍中),他用實際的行動,充分且無礙地展現了他所認為的自己

當被抓到後,漂亮女孩的父親嚴刑質問葛奴乙為何要殺他女兒時,作者設計的情節是葛奴乙一再重覆相同卻率直的答案:「我需要她的氣味」。在眾人看來,殺人是道德問題,在葛奴乙看來,殺人只是執行需要過程的副產品而已,什麼是道德?葛奴乙從來未存於心。

這一切為的是什麼?這就是葛奴乙給自己「人生目標」的答案,即使沒有自己的氣味,也盡己所能搞出一個自己認為最棒、最認同的,至於對他人而言,這個氣味是否是最棒的,或是他的手段是否能被他人認同,於葛努乙都不曾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那更高於人生目標的虛問:「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葛奴乙甚至從未自問過,但他卻用行動實答了。

虛問實答,只在行動的過程裡。然而行動後的結果是什麼呢?如葛奴乙最後大出意外地自我獻身,澆盡香水讓眾人啃食殆盡,但那結果並不重要。如若有人真正地享用了一場美食盛宴,重點並不在於吃了多珍貴美味的食材,或者最後腸胃的飽足感,而是在於準備挑選的過程,以及其間的心情,無論從一般的眼光與標準來看,那過程裡經歷的是好、還是壞;凡經歷過的,它就是那所經歷的了,無需套用世俗的好壞優劣標準來加以判定。

在總結之前,容許我再稍佔一些篇幅剖析一下葛奴乙最後上刑台時與獻身被眾人啃食的心態。

葛奴乙其實在上刑場之前,將香水抹在自己的身上,其意欲不過是想帶著人工製造的「自己的氣味」,以此人工加強的自尊走過自己人生的最後一段,他沒想過要逃,如同之前認命地在孤兒院任其他人欺負他也沒逃、在皮革工廠做牛做馬他更沒逃,連眉頭都不皺一下。除了找不到「自我認同」的這一個死穴之外,葛奴乙算是夠樂天的。

但他將香水抹上之後,卻產生了令他自己都瞠目結舌的後果。看著執刑官視他如神的意亂情迷,他樂了,站上刑台之後,掏出手帕偷偷(他私心地以為沒讓人看見他抹香水的動作,眾人就會以為他的香味來自「天生麗質」)抹上香水對眾人一試,果然顛倒眾生。他也不禁沉迷於自己在他人眼光中如同上帝般的偉大,看著台下眾人因為「自己的氣味」放浪形骸,得意忘形到忘了那不過只是黃袍加身的效果,而非是他赤裸裸的自己。他像演奏家一般地試圖用優雅(但他實在也不懂優雅是什麼,但總是學著穿上香水龍袍,模仿優雅地自稱幾句「朕」,就能從台下眾人的眼光中享受帝王般的尊寵)的臨時衣著與體態,得到他人眼中的贊同與定位。

但死刑台上的事件之後,他脫身卻回到了出生的魚市場。可悲的葛奴乙,此時因為他心裡開始隱約地了解,沒有了那瓶人工的「自己的氣味」與他人隨之而來的激動反應,他其實並從來不是那抹了香水之後的自己。想到這裡,葛奴乙應該感到蠻落寞的吧,甚至萬念俱灰。此時此刻已從巨觀角度完全審視過自己的他,必定憶起自己一生的起點:那個魚市場,並興起了「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完美結束」的想法,只不過,他應該還是會遺憾於所謂的完美結束,還必須仰仗那瓶並不真正屬於自己生而帶來的氣味。

「但趁現在,讓我好好最後徹底的享用它吧,讓我看看它能將眾生顛倒到怎樣的程度!」在魚市場裡,葛奴乙應該是這麼想著,以致於眾人以讚嘆的表情撲上啃食著他時,他也並不驚訝地盡情享用著這瓶香水全灑在自己身上的最大效用。

回到主題,讓我做個總結。

關於這個終極問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若只靠嘴皮子回答,都是虛答。就好比可愛晴問我「人為什麼要吃飯」一樣,它的實答,已經在一個人能有體力與生命問這個問題的實質運作下,給予了真實且鏗鏘有力的回應;沒吃飯,肉體哪能存活得下去?更不可能有餘力問出這個問題。但這麼個用言語的回答,可愛晴未必能夠真實的體會,因為這離她所該具備理解這實際肉體運作的生理學知識太遠。

終極問題的實答是無法用語言或人類所擁有的知識予以理性剖析的。它只會呈現它自己,在每一個個體,甚至群體,所追尋的自我定位過程中。「我是誰」的這個問題,從來也不需被提出,也從來都無法以言語回答。

孔子到了五十歲才得以「知」天命,但不管知或不知,每個人生命基調裡的本能,打從一出生就引領著每個個人朝向各自不同的方向而去,那個因人而異的方向,就叫天命,無論在表面的意識上知或不知,都無損於它。

所以,別看不起或過度用道德的角度批判自己或他人的執念,那麼做是不符合終極真理的。若像葛奴乙一般,挺直腰無懼無疑地往前走,老天爺(或說,終極真理、道)會跟挺葛奴乙一樣地挺那人,讓那人精采地用一生的過程與經歷說明他自己是什麼,而這與那人所行為的一切,從世俗道德眼光會被判定是善或惡,都毫無相關。

So, Just do it。(我應該去跟Nike收廣告費….)

延伸閱讀

9 thoughts on “人生的意義 – 我看電影《香水》

    • 佛曰:「第一次,即非第一次,故名第一次」…回不回覆,跟是不是第一次的留言,沒啥關聯。

      其實你之前對本文的留言。除了能說句「對呀」,沒什麼可以添加它的精采了,所以,就讓它單獨綻放在那裡,不去破壞畫面。

  1. 而我自己,就集中在表達觀後感想。
    http://harriettsoi.wordpress.com/2008/07/26/perfume-the-story-of-a-murderer/

    「那點有種邪味的狂傲,突破所有最後的規條。」

    殺人成不成? 亂倫成不成? 其實近來我還在思索幹嗎要"道德"?(放心,我不打算殺人or 亂倫…)

    你解說得超好,有關"作者所欲呈現的,就是這樣的一個與一般廣眾道德標準大異庭逕的葛奴乙角度。"

    多謝。閱讀你的文章,真是一件樂事。

  2. 葛奴乙是活出人生意義,同時他今生也開始明白愛是什麽。

    “他將香水抹上之後,卻產生了令他自己都瞠目結舌的後果。"
    我認為,台下眾人嗅到他的香水而進入"恩寵"狀態。
    當初他是享受那種在"他人眼光中如同上帝般的感覺"。後來看到眾人由恩寵而狂喜,無分你我,互相融合,群體做愛。
    當下,葛奴乙目睹此景象,腦海中便閃出他在吻賣水果少女(第一個不小心失手殺了的)。

    我想葛奴乙畢生想找的,其實是愛。
    當他腦海中便閃出賣水果少女,他傷心,也了解他愛她的。

    他一直以為只是强烈地喜歡她的氣味,之後以為要找方法留着氣味,以為要找自己的定位而牽引故事發展,其實是讓他發現愛上了她。
    單純的葛奴乙不懂得這是愛,終於明白了,愛是親身的接觸、相處、接吻。可惜那個她已死了。

    當他明白"愛",這生的課題完了。依你所說"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完美結束"。

    我想,如果他下世再來,大概是"體驗"愛吧!

    賽斯提過,有些"意識"(靈魂)只是聲音能量層面,跟本不知道有"地球"教室。
    我便想像,葛奴乙的靈魂本來是…類似氣味能量層面,來地球教室跑幾趟,體驗擴展吧!
    也因此,他本質上沒有很深的情感牽引,也沒多少道德上的牽絆。

  3. 有機會可以去讀讀小說版. 個人認為電影對於嗅覺世界的描述遠不及小說 (我讀的是英文的)..而對主角的內心也沒有很深刻的描述. 我想很多人對電影的評價不好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吧? (不過既然你光看電影就寫的出那麼多感受…也許是我們看的不夠仔細吧..呵)

    書中的重點我認為是 “愛". 這一點是主角一直沒辦法了解的..我想主角尋求的只是一種被當作人的存在感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