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什麼愚人節?

看咕嚕大師說什麼:

Lying increases the creative faculties, expands the ego, and lessens the frictions of social contacts.

— Clare Booth Luce (1903 – 1987)

今早起來,發現是四月一號愚人節。孩子們除了跟著瞎起鬨,編了一堆離譜而騙不了人的好笑謊言(比較像笑話,而非謊話;像:『看!你的頭上長出一朵花』之類的… )之外,也沒忘了問我『愚人節是用來幹什麼的』的一類問題。

我並沒無聊到上網認真去查愚人節的由來,因為此節日原始的由來對我來說並不重要。不過,話說回來,除了在這天可以跟人開開比較嚴重一點的玩笑,卻可以在被騙到面紅耳赤的人面前,將整人的理由推給愚人節之外,我認為愚人節確是有著非凡的教育意義的。

能愚得了人,倒並非是被愚弄的對象蠢,才會遭愚弄,所以這並非關於嘲笑他人。反倒是說謊這件事,在社會乃至於個人價值上,到底是道德修養上的毒蛇猛獸。還是做人的藝術?

因為可愛晴(我的小女兒)今天展現的說謊本領實在不怎樣,我於是教了她幾個說謊的重點:

  1. 謊言一定要是可能信高的。說出:『看!你的頭上有一朵花』,那是笑話,不是謊話。至少說個:『看!你的鼻涕流出來了』還稍微像個可信度高一點的謊話。
  2. 說謊時,永遠要記得承受你謊言的人,接下來因為這個謊言被拆穿後所受到的心理衝擊,並且將心比心,來作為你以後是否要說謊的決定參考。如果你自己不喜歡被騙的感覺,那麼最好想想,換成你自己被騙的時候,有多麼不開心。
  3. 承上,如果的確有將心比心了,但是不論是為了什麼原因,決定還是要說謊,那就說高明一點的謊吧。最好是永遠都不會被揭穿的謊言,這樣,對方就未必會遭受到心理上的打擊。

我教孩子說謊的重點,可見我並不把說謊這件事視為毒蛇猛獸。沒有說謊能力的人,也難有辨別他人說的是否為謊言的基本能力。如果硬要說謊言是一把刀,那這把刀不見得一定就是殺人的兇刀,它也可以是拯救自己跟他人的利器。

美國的劇作家、社會活動者、外交家、兼政治家Clare Booth Luce說過:『說謊可以增進創造的才能,擴張自我意識,並且降低社交上的摩擦。』這句話的平心而論,可說是還了說謊這件事,一個脫離道德評價之外的公平地位。

容我做出以下褻瀆俗常倫理道德的結語:一個謊言是否糟糕,在於能否永遠不被拆穿,而不在於說謊者說此謊言的意圖。若在你眼中有人被以謊言出賣了,不但幫著點鈔票,還有充分的理由感謝說謊者一輩子,但那不正是個完美的、各取所需的合作嗎?被賣了,是你這第三者或甚至說謊者認為的,然而去戳破受謊言者的情境,使他從此陷入心理上的痛苦,這麼做,又道德到哪裡去了?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