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麻而自以為有趣的英翻中

因為之前工作的關係,由我親手陸陸續續處理過大量的專業文件翻譯,經驗自然是不少。其中絕大部分是英文翻成中文的需求,作為登在雜誌上的內容、訓練課程的講義、對客戶的簡報…等。

當然,因為工作區域的關係,英文翻成中文後,還有供台灣客戶與員工使用的繁體中文,和供大陸客戶與員工使用的簡體中文版本;所以對於即使同為中文,卻還有用語跟講法上的不同,我個人體會頗深。

最近看到不少透過網際網路(大陸叫互聯網,英文是internet)提供服務的公司,相繼開始提供中文的使用者介面,甚至中文的產品開發網誌,試圖拉近與想像中龐大無比的中國市場之間的距離。

就因為我本身工作上翻譯的親身經歷,讓我看了一些公司的中文介面處理方式後搖頭不已。我也曾在工作的後期身受其害。

在東方國家以中文一脈相承的語系(像日文與韓文,都跟中文有斬不斷的淵源),因為文化發展的前期是與西方世界(以西歐各國為首,繼而傳至美洲與世界其他西歐國家更早期的殖民地)隔離的,所以思考方式不同,以致於語言上的邏輯與文法也有不同,這些差異遠大過表面僅止於發音的不同。但很多西方國家的人,本身沒有學過東方的語言,因此很自然地以為中文與他們的語言差異絕大部分在於發音上。

像我接觸過蠻多的歐洲人,他們總認為透過自動翻譯軟體就可以將大量的本文互轉成至少五國語言,而且還流暢得很。對歐洲人來說,最通常的五國語言不外乎是:英語、德語、西班牙語、法語、義大利語。嘿嘿…可這五「國」,從歷史、文化與地理上來看,只能算是表兄與表弟,根本是系出同門,說誇張一點,也不過好比江蘇人跟安徽人的差別。我以前常告訴我在歐洲的同事,別以為隔遠一點的,都可以隨意地扯進來成為牠們自以為沒有隔閡的第六個還是第七個鄰國;不過,如果當年成吉思汗西征的大軍走得更遠一點,我就可以同意他們的說法,甚至今天的全世界85%的人口都在說中文也不稀奇了。

災難就是從這個「自動翻譯」的科技而來。

Youtube的創辦人陳士駿前一陣子衣錦榮歸,在台灣四處演講。他提到Youtube再不久的將來會開始提供中文的服務。Youtube其實提供中文化還算是慢的,像我常用的Flickr在最近已經開始有中文的介面(另一家同性質網站Zooomr也有中文介面了)。

至於咕狗呢?當然也不會浪費他們在世界各地所投資的人力。Google已經開始一段時間,在測試他們的後台翻譯軟體。他們除了提供各國語言的介面之外,想來還有遠大的理想,要靠自動翻譯來打破文化合語言的隔閡。

Google有一個自動翻譯的網站在這裡:http://www.google.com/translate_t?hl=zh-TW。我試玩了一下「英文翻繁體中文」。

我所用的實驗品網站,是一個英文的新聞類型部落格,有一篇報導提到Youtube的陳士駿先生去訪台灣的消息,以及下方有一些此文的讀者留下的留言。這個網頁的網址是:http://mashable.com/2007/06/09/youtube-chinese/

先看一下本文的原文跟經過自動翻譯後的樣子:

原文:

翻譯後:

哼哼…容我冷笑兩聲…這種翻譯,只有四個字可為評語:「狗X不通」。

再來看看多半為隻字片語的留言,因為很多是斷句,在嚴謹的英文文法下並不能成文,所以…結果可想而知。

原文:
  

翻譯後:

這個更絕…我瞄到一個留言者的名字是「養肺」 ,趕緊回原文找找,結果原文是"yangfei"…哈哈…名字豈是可以亂起的,還好沒暗示人家是在家裡的物。

之前我跟遠在歐洲的同事在翻譯的方式上有著蠻大的歧見。原因是他們花了大筆的錢(當然也要分公司一起來分擔),採用了翻譯軟體,並堅持以後公司網頁以及出版品的內容都讓自動翻譯來做。

腦子燒壞啦!自動翻譯還差著遠得呢,要是讓客戶開始看到自動翻譯出來的網站內容跟出版品(雜誌稿件、產品型錄、廣告…),那我以後還要做人嗎?到處讓人笑掉大牙。

講到翻譯,讓我每每想起的是清末民初的學者嚴復,他所說的「」三大翻譯原則(關於嚴復的翻譯理論,可以參考一下這本書:《論信達雅-嚴復翻譯理論研究》)。

有個可能是真實事件的笑話。據說江青在接見外賓時,要求翻譯人員必須照字面意思直翻,不得遺漏或換別的說法。一日某外賓初次來見,一見面先讚美江青一番,說她長得很美。江青客氣地說:「哪裡…哪裡…」,翻譯員照翻:「where…where…」,外賓聽了,回答說:「Everywhere (任何一處皆美)!」,翻譯員照翻轉達後,江青謙虛地說:「不見得…不見得…」,翻譯員於是照翻:「You are not allow to see…you are not allow to see… (不能讓你看…不能讓你看…)」。

「信」者,並不困難,逐字直翻而已,有憑有據,電腦自動翻譯的字庫絕對可以做到。

「達」者,要能將所翻譯的文句加以重組,使其流暢,不落入只求「信」而使得譯文艱澀難讀;這就要稍具文學底子了,以現今應用於自動翻譯系統上的的人工智慧,恐怕離這個目標有點遠。

「雅」的要求則進一步朝向的境界,需要有更高深的文學造詣,甚至還要能流暢地套入相應的成語典故,對電腦而言,恐怕就更遙不可及了。

搞出這些肉麻當有趣的譯文者,不是電腦,而是不用心或是輕視文化隔閡的人。若不洽當的翻譯產生於個人的場合,或許大家當成笑話一樁也就算了,但若出現於嚴肅的商業或外交場合,那就成了侮辱對方而非僅是笑話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