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楊儒門感到不值

本來什麼都不想說的,但是實在是看不過去了。

不論楊儒門當初做了什麼(差別只在於莊子所說的:「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顯而易見的,他的目的並沒能直接沒能完全的達到。但至少我個人尊敬他是個敢作敢當的男子漢

雖然這條鐵錚錚的漢子並沒有笨到採用傷害自己的手段(自殺、自殘一類的)來吸引社會大眾與政客們的注意(也慶幸沒有傷到任何無辜的路人),但卻也沒有聰明到看懂在台灣這樣現實的政治環境裡,對於絕大部分只圖一己之利的政客們而言,那些除了選票一張以外再也搾不出任何利益的一群,只有窩在角落無助地直到腐爛、發臭的份。

特赦?楊儒門的訴求只能換來吃豆腐式的特赦,他的確除了在接特赦令時將臉撇開之外,再也無力做什麼了。到頭來,所訴求的在幾年來毫無受到政府應有的關注與改善,最後連出獄這碼子事還要被政客再吃上一客豆腐(楊儒門在獄中表現良好,到了今年十月就能符合申請假釋條件),說特赦楊儒門「不為掌聲」?天吶…大概真的只有那個連幾萬人在他辦公室樓下發出的噓聲都聽不見的人,能夠這樣繼續臉不紅氣不喘地繼續大吃別人的豆腐…

真正需要這一紙特赦令的,我猜想連楊儒門都不認為是他自己,而是那些仍在苟延殘喘、只求能得見多一些生機的農民們。等到哪天在社會底層只求能一席尚存的弱勢族群都真正被執政者注意到,並妥為在政府能力範圍內照顧到的時候,再來慶祝遲來的正義也不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