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童玩

看到台灣的新聞,說中南部的小學生現在流行玩「水晶寶寶」。

這玩藝兒說穿了也不過就是用來製造紙尿片、衛生棉的高分子聚合吸水材料,加了些化學色素,所以在水裡泡過後,一邊吸水膨脹,一邊還把色素排出後變得透明,而且吸水後,它的分子聚合力變差,於是會分裂,賣這東西的商人說是「分娩」,哈哈…如果聚丙烯酸鈉會分娩的話,那就可以上世界新聞了。

這讓我想起自己小學的時候都在玩啥。

小時候從上小學開始就住在台北,唸的又是私立的小學,所以說實在的,跟後來許多電視節目所介紹的鄉下童玩,總感覺格格不入。台北小孩比較少玩到那種自製的玩具,說實在的,也沒啥機會接觸到自製童玩的材料。

記得小時後養過一陣子的蠶寶寶,那時住在台北市,跟小店買桑葉貴得要命。後來暑假住在奶奶家時,發現後山有一顆桑樹,天天採新鮮桑葉免錢,於是連續繁殖起來,越養越多。後來暑假完搬回台北,居然一整盒子的蠶寶寶在家裡被螞蟻都咬死了(蠶寶寶對螞蟻來說可能是鮮嫩可口的)。

還有一陣子,是在玩一種作成如錢幣一般的磁鐵,有大有小,能在小店買到。一堆小男孩們蹲在地上,用手指彈弄著放在地上的磁鐵,輪流互相撞擊,只要是能將自己的磁鐵疊在別人的磁鐵上,別人的磁鐵就成了自己的戰利品。還記得小時候時常裝著滿口袋的磁鐵。

另一種戰鬥模式的遊戲,就是摺紙青蛙來跳。大家都把紙青蛙的頭折得老高,讓別人跳不過去,因為只要被跳過去且被壓住紙青蛙的背部,那就輸了。

後來又流行過溜溜球(Yo-Yo),每天練習不輟,能玩出很複雜的動作,要是讀書有那麼努力就好了。

記得國小六年級時,還養過白老鼠,一種木頭做的盒子,前面蓋塊玻璃的,用來做白老鼠的家,在小店也有得賣。後來在家裡養老鼠,老媽不開心,只好把老鼠藏在公寓的一樓樓梯背後,每天偷偷去餵食。

魔術方塊好像也是國小高年級的時候剛在台灣流行,雖然還去買秘笈書,不過從沒耐心拼出比一面還多的成果。

當然還有許多流行時間更短的玩藝兒,也或許已經不復記憶。「流行」不論在何時,都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大人流行大人的玩物,小孩流行小孩的玩物;別人有而你卻沒有,那就遜掉了。

現在看看中南部小學生玩的,其實都已經很「城市」了,都是要花錢買的,反而那些不用花錢買的鄉下童玩,真的只會慢慢成為傳說中的東西了。

2 thoughts on “城市童玩

  1. 蠶寶寶應該是大家小時後共同的回憶喔~
    關於蠶寶寶小時候停留在我腦海中最有印象的三件事是—–
    1.有一次我把最心愛的一隻蠶寶寶拿出來把玩,
    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 就突然先把它放在我弟的
    棉被裡去做別件事了,等我再回過頭來時……..
    只見露弟正興高采烈的跳著彈簧床…而我的
    蠶兒就這樣慘死在露弟的腳下….駐賽了
    2.老天~我把白拋拋 幼綿綿的蠶寶寶養成黑色了
    嚇的我連同盒子趕緊丟進垃圾桶裡
    3.有了前面兩次慘痛的經驗,這次我真的學乖了
    蠶兒也在米露的細心呵護下,蛻變成蛾
    (在死的死 傷的傷後,恰巧剩下兩隻)…正當煩惱
    兩隻怎麼老不交配時,還數次硬將兩隻"湊合"在
    一起…最終還是無法產卵,而在多年後 小米露才
    恍然大悟,原來昔日的兩隻蛾…應該是同性(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