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棺材不落淚

我這個人,絕對是那種「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典型死硬(死鴨子嘴硬)派。

其實有蠻多事情,從很久以前就想要做做看,至少體驗一下的,比如說:學彈鋼琴、學畫圖、開間咖啡廳或小酒吧…之類的,但從未把這些排入我的人生計畫中。

美其名,自說自話地批評這些都是不務正業的事情,但說實在的,人生的正業是什麼?還不就是應該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並在這些事情的過程裡面彰顯自己的價值。總歸一句,這都是自己把自己畫地自限、框死了的結果;說穿了,也就是對整體刻板社會價值的妥協跟盲目屈從,而且還多半是延襲自己父母輩而來的,卻也從來不自己去思考過這種一窩蜂的外來人生價值觀,是否與自己內在的個人生命基調和拍。

遺憾不遺憾?我想等到自己知道來日無多時,那自然是更加的感到遺憾了。

講到「學彈鋼琴」跟「遺憾」,讓我聯想到一部1993年的電影,叫Groundhog Day (台灣上映時的片名叫「今天暫時停止」),男主角在片中每天醒來都會發現回到同一天的早晨,一遍又一遍。一開始他漸漸絕望,甚至尋死,不過「死了」以後,還是在床上在同一天早晨醒來。他慢慢的願意面對現實,也發現即使是在那一天裡,他至少能盡他的全力過得更加的不遺憾。其中有一個橋段,是他開始去學鋼琴,每次都上門去只跟鋼琴老師學一次,到最後熟練了,上門學琴時老師簡直不敢相信他自稱沒學過鋼琴。奇妙吧,既然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那就給你個機會逼你直到面對現實(男主角最後終於選擇面對他起先最不願意面對的事:他對女主角深深埋藏在心底的感情,於是也因此而走出了這個「每次在同一天早上醒來」的恐怖循環)。

如果我知道自己來日不多時,大概也才會匆匆忙忙地想實現一些早就想做的事情吧?說實在的,很唾棄這樣的自己,但卻又自深陷一團延宕而惡性循環的泥濘中而不可自拔。人在江湖深不由己,想來好似是個原因,但卻又實際上是藉以躲藏的藉口吧?

本來一直在想。如果自己只剩三個月的壽命,我會想要做些什麼。但是,真要等到那時才願意面對,我想,我到時唯一真正應該做的,是立刻自殺向自己無力而軟弱的一生謝罪吧。

活在當下,是在每一個有覺知的片刻,聽從自己的衝動與願望,盡力去做當時想做的事情。我誠心地向自己許諾,我會盡力去這麼做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