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道德淪喪至需要推廣的年代

昨天讀到一則新聞,說張榮發基金會從明年一月開始,要發行一份免費索取的月刊,叫做《道德月刊》。

此事立意甚好,但也從各方的矚目以致於道德的宣揚成為了一種公益活動,這揭示了一件事實:唯淪喪才需復興;從遠古無以名之卻存然的道德,如今卻需要敲鑼打鼓的到處去找了。所以,在我眼裡看來,如此教化大眾的公益活動,其背後的起因卻是無比沉重與令人心痛的。

老子的《道德經‧第十八章》說: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道德經‧第三十八章》又說:

…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道德經的這兩段話是什麼意思呢?在處處標榜、提倡著道德教條的社會裡,正是因為人與人之間已經失去了原本就該有的做人本分,才會需要敲鑼打鼓到處宣揚做人該有的道理。然而這些原本本該是本份的作人道理,一但訴諸文字、立定教條之後,不免有一些部分會遭受扭曲,而失卻原意。

不說道德、不談倫理,我奉勸每個人且試想將那些僵硬的所謂倫理道德教條排除在外,最原始的做人的本分應該是什麼。

多半的人總以為在「我」這個肉身範圍以外的物質世界裡的,都是他(她/它),而他(她/它)的遭遇和感受,都與我無甚重大的關聯。這種想法發展到近代,便是個人主義的起源,甚至在一些俗諺裡都能看到一些影子;例如:「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甚至還有一些畸形的自私,埋藏在看似熱心助人,但實則以自我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而不顧他人接受與否的行為。

有一句俗諺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話非常的寫實;它說的是什麼呢?這裡面有兩個最重要的元素,一個是「自我」(人),一個是「愛」。只要是人,沒有不愛自己的,而且基本上,最愛的就是自己,也才會處處為己。但事實上,人之所從出就是這個物質世界,且不論心靈上的關聯,從純物質的角度來看,「我」與有生命或甚至無生命的他(她/它),物質的軀體所構成的元素也都是這個物質世界的一部分,縱使其差別也僅在於原子、電子等微小粒子的組合方式不同而已。我愛惜我自己的軀體、生命之餘,與我同出一源,以同屬這個物質世界的元素所構成的有生命或無生命的他(她/它),怎能被屏除在舉限於自身軀體的「我」之外呢?

人的同理心(多半體現於「同情」一類的個人社會性反應),就是自身對於大環境的一體感所衍生出來的。這就是做人的本分;「我」並不應該只侷限於個人的軀體之內而已,而是應該體會到與這個世界所有存有的一體感,進而將對自我的愛延伸至對這世界所有的存有(大我)也一樣的愛。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論語.顏淵第十二)」、「你不欲他人對你做的事,亦勿施於他人(猶太教-塔木德經)」、「唯本性為善,凡不善於己者,皆不施於他人(波斯聖哲-索羅亞斯德)」、「你要他人怎樣待你,就要這樣對待他人。(基督教-路加福音6:31))」…這些自古以來遍植於中外傳統思想的道德黃金律,都是這樣而來的。

英語裡面有個俚語很能生動地表達出所謂同理心要怎麼做:"Put yourself in one’s shoes",穿上別人的鞋,你就會知道那個人穿著那個鞋的感受了。重點就在於:站在他人的立場主動且積極設身處地為他人考慮,如同自己隨時都在為自己考慮一樣

當到了一種年代,人與人彼此之間攻訐,輕率地互相指著對方的不道德之處而欲彰顯自身的清高,則所有的人該做的不是在那邊瞎參和在狗咬狗的虛假遊戲裡,而是真該好好的自省,這個國家、這個社會、以致於每個人的家庭、小至每個人的自身,到底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

我在想,在這個道德淪喪至需要推廣的年代,若要推廣教條式的道德,還不如發起讓大家經常自己好好想一想的活動:「我今天,除了一如以往愛自己、保護自己之外,有如縱容自己般地至少稍稍包容了同處於這個世界,與自己同出一源的他人了嗎?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