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無知留給自己

這一陣子在葆光居上貼文很少,是有幾個原因的。

一方面忙,沒時間坐下來好好寫。二方面是很多話被我自己給吞回去了,至少有將近五次,即使寫了個起頭,便覺得無法再繼續寫下去了。

那些斷頭文章,如果從以往的標準來看,應該是還不錯的題材。但是大約從幾個月前起,我越發地明顯意識到,一些從個人視野出發的看法,畢竟都是有侷限的,而當個人視野範圍有「量」跟「域」的變化時,昨是今非抑或昨非今是,也不過等閑。當然,也有很多人一輩子的個人視野頂多只有「量」變,卻從未有「域」變,也因此這從不會是一件讓自己驚覺而漸漸閉嘴收聲的因素。

蘇格拉底說: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除了我自己無知的事實之外,我什麼都不知道。」這就叫真知灼見。

《莊子‧內篇‧養生主第三》一開頭就說了: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已而為知者,殆而已矣!

我以前總以為,對「生也有涯」與「知也無涯」的「涯」字應理解為「量」上面的侷限,「生之有涯」以為僅表示人生在時間量上的侷限,而「知之無涯」頂多是解釋為知識在量上的無限。孰不知,真正的「涯」(侷限),在量上實則無足輕重,而在域上卻似銅牆鐵壁,每個人都把自己謹守到一個近乎牢不可破的程度,十足的畫地自限卻毫不自知。

蘇格拉底看到了自己僵化、且將自我侷限全域之外的個人視野,於是說出了自己是無知的事實。而莊子說「生也有涯」更是直接道破了任何的有情生物,其以自我的情感作用,加上對這個世界非常具個人特色的認知(個人視野),也因此自己織就了每個個人將自己隔絕於全知(知也無涯)之外的牢籠。或許有多一些的人在一生的過程中,在個人視野的「量」上有不少擴充,也因此自以為眼界開了。但事實上,更多的人在個人視野的「域」上卻自始至終,紋風不動。

若簡單的以光譜來比喻,個人視野本來就具各種的多樣性,好比光有各種波長區段所顯現出來的顏色(可見光);或許某甲的個人視野基本上是屬於紅色波長的,若是他在「量」上有所擴展,頂多也不過是讓他看世界從淺紅增加濃度到深紅罷了。而對某甲來說,「域」上的轉移或擴展,則將會涉及到紅色波長以外的其他顏色,而使得他能真正有更多除了紅色之外,有了涉及其他顏色的能力。不過在實際「域」的擴充的狀況下,並不是對自己多加了什麼知識或能力,而是從目前的自己拿掉了什麼障蔽。

不過話又說回來,在「域」上的鬆動、轉移、或擴展,的確也不是那麼輕易的能做到;若能稍有鬆動,就已經至少涉及到個人諸多價值觀與信念的深度反思。

我在此必須誠懇地承認自己的無知,並且把屬於個人視野侷限性的觀感盡量隱藏起來,即使我也跟大多數的人一樣,在自己非常狹隘而有侷限的個人視野之內,我認為自己知道不少,且見解頗為「正確」。因為我總覺得,自己仍為有侷限的知,對他人唯一的影響,只會使他人陷入自以為又更多懂得了一些什麼,但到頭來,只是另一種的「不懂」。

對我而言,坦然面對自己的無知,是對終極真理的一種禮讚。

所以,除了對個人視野在「域」上朝向終極真相全面擴展的相關話題外,我會在葆光居上少說與是非、對錯有關的無意義廢話。

8 thoughts on “把無知留給自己

  1. To: sunliker

    我發現葆光居最常被搜尋的文章正是"相濡以沫"的那一篇,每天都有人因為搜尋此關鍵字而進到葆光居來,讓我覺得蠻有意思的。

  2. ---對於彰顯終極真理的話,再麼說,我都嫌說得不夠多---我剛才留言中最前面引用你的句子,被過瀘掉了,再補進來看看行不行。

  3. <>
    對於這點我是相當肯定的,我是Gooeld到你這篇「相濡以沫。。」而來的,感謝你這麼漂亮的解釋,蠻多事實在流失中,能有一些對的聲音出來是非常讓人振奮的,所以我很希望你還多講才好。

  4. To: sunliker

    當大部分的葆光居讀者都傾向於沉默(不過,我當然對那份沉默是充滿著敬意十足的尊重),有新朋友發出聲音,都能讓我感動許久。特別又因為我在葆光居上大部分的文章內容都並不是很大眾化的。

    其實,我是很聒噪的,從我文章的長度可以看得出來。只是怕我自己無知的意見污染了讀著的眼睛;我尤其特定址的是跟是非、對錯有關的個人意見。

    然而,對於彰顯終極真理的話,再麼說,我都嫌說得不夠多,惟恐描述得不夠全面而顯得偏頗。

    總之,感謝您的鼓勵!

  5. 感動,既然有所突破,不必少說,只要放輕鬆,就當成每個階段自己觀念轉變的記錄也是不錯的,還是多講些吧。

  6. 有時自以為自己破繭而出而雀躍歡呼,但不久後卻發現不過是又在另一個自己織就的較大的繭裡。

    曾經一時的歡呼一再成為了一種對如今的諷刺。

    既然如此,不如暫時保持緘默,也算是給自己可笑、且一再受到自己打擊的自尊,留些薄面吧。

  7. 在年輕的心靈裡,知與不知之間是種拉鋸.
    你以上所言我是心有同感,我年紀越大越認為自己不懂的堆起來比喜馬拉雅山還高.

    這句"坦然面對自己的無知,是對終極真理的一種禮讚"說的真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