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自由選擇 – 做 芻狗 還是做 天地

(首先聲明:拒絕去深入了解本文意含的,也是自己對自己角色的堅定選擇緣故,別來跟我聒噪有沒有愛心、或是沒心沒肺之類的話,因為,我比你還尊重你自己的選擇。)

最近四川的震災,絕不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個集體死亡事件,當然,於未來而言,這也不可能是最後一個,並且,有各種形式出現的可能(例如:大規模的致命傳染病或戰爭)。

所有的事件,不管是個人的,還是群體的,都有其背後的起因事件的意含。我強烈建議本文的讀者,不帶成見而敞開心去細讀《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一書。

在此,我不欲推論此次地震造成大量死亡的起因,因為推測起因太易於引起爭議,我打算留給讀者自己去想。況且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若能深思其意含,並從此作相應的改變,起因就已經變得不是太重要了。不過,對於大自然或身旁環境配合作為事件的場景與道具,其彼此間的關係,我覺得還是有必要一提。

賽斯書《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第160頁)裡提到人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

你們是大自然中已學會做抉擇的一部分,你們是自然界中會自然的、自動的製造夢和信念的一部分 你們隨即繞著它們來組織你的實相

你們擁有一種獨特的意識,在其間每個個人在「世界實相」的整體形成上都參與了一手,而你們都在一個存在層面裏參與其事,在其中,你們在學習如何把充滿可能性的想像領域轉換成明確化的、被具體體驗的世界。

人與大自然本為一體,而人也是此一體中,部分有能力作抉擇的生物之一,而大自然實像的變遷,也是由這些有能力作抉擇的生物參與其中所形成的結果。這參與背後所涉及的意含,遠超過目前一般科學家所推測的「全球暖化」一類的純物理推測、也非「大自然反撲」之類的人性或說法。,因為,那個部分是純心靈的。

佛家也講「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華嚴經》覺林菩薩偈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單就死亡來看,它的來臨,既不是絕滅,也從來不是意外(同書,第173頁):

「人類」的一部分隨著每一個死亡死去,也隨著每一個出生而重生

每一個個人的死亡,是在整個人類存在的更大範圍裏發生的,這個死亡對整個人類而言達到了某個目的,而同時它也達到了個人的目的, 因為沒有一個死亡是「不請自來」的

同書的第106頁還有這樣的一句話:

當人們在一次天災中受傷,他們常會聲稱他們對這種牽涉完全不知情他們會忽略或否認那些內在感受。但事實上,唯有那些感受才會賦予那事件在他們生活中的任何意義

群體事件的意含,對於所有親身經歷、目睹、或身在遠方僅是知曉的人們,是不應該掠過不去深思的。舞台上,演員賣力用生命演出,落幕之後,身為演員若有什麼不甘心,那就是台下的觀眾看完此劇,卻不能了解此劇所要傳達的意念。即使遠在災區千萬里之外,在內在心靈的層次,實則也是共感震動的(同書,第38頁):

當在世界的另外一區有次地震時,在你們自己國內的陸塊也多少受到了影響。當在世界的其他地區有心靈的地震,那時你們也受到影響,而且常常也達到相同的程度。

在這場群體事件中,死亡的,他們的位置是在正前方的舞台上,他們以行動來配合演出。而此劇欲在實相層面所傳達的意念,是獻給所有活著的觀眾的,不論你(活著的或死去的)對這個群體事件的主觀感受是什麼,這也正是你(活著的或死去的)參與其中的個人性理由。既然如此,能看到這篇文章、且選擇作為台下觀眾的你,怎麼能夠不去深思毀滅死亡、心靈傷痛的內涵意義,而僅把對此事的感受止於同情呢?

賽斯在同一本書裡說(第173頁):

你們的主觀選擇性要大得多了但因此,把那些主觀經驗放進有意義的詮釋也就更必要了。如果你相信你形成自己的實相,那你即刻的就面對了一整群的新問題。如果個人與集體的,你們確實構築了自己的經驗,那麼為什麼有那麼多經驗看來好像都是負面的呢? 你創造你自己的實相,還是它是替你創好了的?

雖然,所謂的主觀經驗可以包羅萬象,但我還是試著幫坐在各排不同區的觀眾們,提出幾個自問的問題,如果你傾向於否認或忽略你對此事件的內在感受。

坐在前排的觀眾們,你們看來比死去的人稍微幸運些,飽受驚嚇與絕望的啃噬,但終於獲救。你或許毫髮無傷,僅是身體脫水虛弱,亦或殘了肢體且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渺茫,更甚者,你或許也正被痛失至親的難過折磨著。你不妨自問:

  • 當時從驚嚇轉為恐懼,進而變成近乎絕望或決定繼續保持樂觀的種種心情;曾經以為遙遠但驚覺時時就在身邊的死亡,細細回想一下,你正面與它相對的感受到底是什麼?有遺憾嗎?有不甘心嗎?還是鬆了一口氣?為什麼你是那樣想的?
  • 還是你現在拒絕去回想?為什麼你拒絕去回想?害怕?慚愧?

坐在後排的觀眾們,你們雖然身體上毫髮無傷,但至親卻在災難中喪身,你或許自責的問,死的怎麼不是己?或者你大半生努力的心血在這場災難中化為烏有,這也讓你在心理上痛不欲生。你不妨自問:

  • 愛的意含到底是什麼?不捨或自責或許是你自己的心情,但這就是愛的表現嗎?有助於死者嗎?死者若也愛你,他希望現在的你是怎麼想的?
  • 死亡與毀滅雖然未發生在你身上,但它是如此的近,而你曾經忽視它,假裝它不在附近。現在,死亡給你的感受又是如何?
  • 身旁的生命、財產,曾經是從無到有,這裡面包含的自己所投注的關愛與努力。難捨的心情雖說難免,但事實是,身邊的生命與財產就是沒了。什麼是得?什麼是失?失中難道就沒有得?得中就難道沒有失?毀滅就註定是讓人難過的?而獲得就註定是讓人欣喜的?有絕對的心情嗎?

坐在樓上遠眺的觀眾們,你似乎是正被人性中的美德 – 同情心 影響著,聽聞此事件後,感同身受,甚至不禁流下眼淚,你或許也起身積極加入募款,想要為你同情的對象做些什麼。你不妨自問:

  • 同情心的本質是什麼?它是一種人性的美德所以你也暗暗自覺高尚嗎?還是,同情心是你自身對同一事件的恐懼所衍生出的反應?你若指責他人沒有同情心時,你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 如果你對此事件的演員與前、後排觀眾沒有同情的感覺,你會暗自小小的自責嗎?自責是必要的嗎?
  • 如果今天換成是你坐在前排或後排,你心裡的感受可能會是如何?這個事件有改變你對生命與財產的看法嗎?為何是更加不捨?還是為何能夠更放得開?

老子在《道德經‧第五章》所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真是因為天地不仁慈,所以才使萬物生靈遭殃嗎?以我看來,有萬物生靈不思天地之心,才會自以為,身為天地一部分的自己,是任天地宰割的可憐蟲。

要選擇繼續扮演芻狗,還是好好深思以求融入天地,都是每個人自己的選擇,即使神佛、上帝不忍,也沒有人能阻撓每個個人的自由意志。

最後,我把在同一本賽斯書《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第57頁中有關生命本質的一段話,送給大家。千萬不要以為,我所說的「選擇做天地」,只是我用文字自爽或是給個抽象的比喻:

如果你們誇大了你們的侷限性,你們就劃地為牢了。如果你們享受那現在為你們所有的自由,你們就自動的增加了那自由。在此時,你們是在一個清晰的地位。你們無法期待一個毫無問題的極快樂的時光,因為那不是生命或存在的本質

然而,生命的本質與其目的究竟是什麼,我留給本文的讀者們自己去思考。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