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朝我吐口水

好不容易可以賴床的週末,一早卻突然被響起的電話鈴聲驚醒。

「我是C呀!你知不知道這個週末有個表演的,在哪裡啊?」

C?是誰啊?但我當然沒敢脫口這樣問出。

當我還在迷濛之中索盡枯腸,簡短的對話已經結束了。對方以致上把我吵醒的歉意(我明顯的言語遲鈍是最好的線索)結束了這段談話。我當然也得報以「沒關係啦,我本來也要起來了」這樣的場面話,來表示彼此之間連我都一時之間還不能明白過來的疑似熟悉程度。

電話掛了快兩分鐘以後,我才好不容易想起對方是誰。

這貌似都該怪我都不太去經營人脈,而且我真的認真檢討過,尤其在這趟老婆帶著孩子們回台灣度暑假之前的一次對話之後。

老婆一向對盛傳於在加拿大台灣移民之間的一個對聯贊同不已:

好山 好水 好無聊 (說的是加拿大)
好髒 好亂 好好玩 (說的是台灣)

我對於安靜又回歸自然的加拿大生活感覺非常享受,可是她卻覺得在加拿大簡直是過不下去了,快悶出病來。

我反問她,怎麼會悶、怎麼會無聊呢?她說:「像你這樣孤僻的人,當然不覺得了!」

孤僻?我還真因為被安上了這頂帽子,暗自好好的檢討了一下。環顧自身四周,還真的是已經好多年沒有跟哪個能稱得上是朋友的人,有固定的私下社交活動了。

回想唸書時、當兵、出社會的頭幾年,不只是週末過得多采多姿,連非週末的晚間都能跟一票朋友唱歌、喝酒、鬼扯直到不知東方之既白。我自問起來:曾幾何時,我是那麼樂在其中的(當年跟老婆認識,也是在許多聚眾歡宴之一的場合,要不以她不耐寧靜的個性,又怎麼會跟我走到一起?),如今卻不唱這一齣了?

仔細想想後,發覺如今不再往人堆裡鑽的原因,其實至少有兩個,而且又是二而為一;一個是,我對「朋友」的定義變了;另一個是,我不再需要從朋友那裡得到我曾經賴以為「肯定自己」的那些感受了。

有一個長期觀察葆光居讀者是從何管道找來,結果讓我蠻好奇的現象。一直到目前為止,雖然葆光居近於門可羅雀,但是幾乎是每天(是的,一點不誇張)都有人透過搜尋引擎找「相濡以沫」相關的關鍵詞,而從我曾經寫過的一篇相關文章進到葆光居來的。

我想,或許是有人也興起了我曾經有過的疑問:一堆人膩在一起,還對於千篇一律、你來我往、卻實則空洞的「友情相挺」沉醉不已,而這一切說穿了,到底有啥正面而積極的意義?

早些年前,我在生活中離不開一堆朋友相伴左右的標準「相濡以沫」的故事是這樣的:

一群魚兒世代都住在大河旁支的一個小池塘裡好不快活。

有一次連續數月久旱不雨,池塘快乾了,在大部分的魚兒都能體察時局,毅然集體遷徙往大河之際,有少數幾條死腦筋的魚,不相信池塘真的會乾枯,還兼自認對從小長大的池塘有情有義,繼續嘴硬死撐著不願離開池塘向大河游去。

這幾條留在池塘裡的死黨哥兒們,在其他的魚離開之後,還繼續高聲嘲笑那些離開的魚兒只不過是一群膽小鬼。在他們繼續死守池塘之後沒幾天,池塘漸漸乾枯,直到這幾條魚直接曝曬於陽光之下。

在無情的太陽將池塘中最後的一滴水都蒸乾之後,他們這時已經感覺到狀況不妙,且對於已無退路的窘況是心照不宣的。

為了不去直接面對即將來臨的死亡,他們只好開始互相朝向對方吐口水,藉以濕濡身體好多活一刻。同時一邊還強自掛著硬擠出來的笑臉,昧著良心痛罵其他之前勸他們離開池塘的魚群無情無義,以此讚揚彼此不離不棄的高尚情操。

上面的故事結局是如何?想像一下菜市場賣的魚乾就知道了。

孔老夫子不愧是聖人,有先見。他說: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 《論語 ‧ 季氏第十六》

老先生在幾千年前就說了:對自己有益處的朋友有三種,對自己有損害的朋友也有三種。正直而能明辨是非的、誠實而講信用的、見識廣博而時常與人分享的,這些都是益友。端著架子而自命清高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牆頭草滿嘴阿諛奉承的馬屁精,這些都是損友。

反觀今日社會的朋友標準,除了見過一面(在網路上只「用文字見過」的似乎也算)都能算是朋友的浮濫論調之外,許多人所認為的知交密友,也多半只要符合下列兩個條件即可:

  1. 生活背景與價值觀相近,因此能吃喝玩樂在一起、相處得來;換句話說就是有共通語言
  2. 跟自己一個鼻孔出氣,不論真相之是非黑白。

如果把上面的兩個知交好友的標準,相比較於孔老先生的交友建議,很多人都該為自己捏把冷汗。

再看看前面相濡以沫的故事裡,那幾條阿答馬空固力,搞到最後只能靠互吐口水換得苟延殘喘的笨魚,他們所謂的知交好友,大概也就是用上述兩個條件衡量的。

我也曾經是混跡於知心好友之間,一起自困於情義相挺的情境,而不自覺地搞到要靠跟人互吐口水、相互慰藉,用以換取生存下去的動力

因為不再願意向人重複吐苦水而搞到沉溺於惡性循環的模式且不可自拔、因為不再想聽別人為了情義相挺而昧著良心說我放的狗臭屁是香的、因為不再想為了回報哥兒們的情義而編造出一串表面看似安慰卻是包著興奮劑的砒霜,我選擇離開看似充滿義氣的朋友們,而獨自游向廣闊卻看似孤寂的大河裡。

如今的我,並非刻意離群,而是符合我新的朋友定義的人,還沒碰到而已,不過也沒有那個需要主動去找,畢竟我不再要靠跟所謂的朋友互吐口水才能定位自己、或藉以獲得生存的動力。

做人的最高典範,應該是要靠著誠實面對自己,進而能從內在一再獲得挺直腰桿的勇氣與力量。

而且我總覺得,朋友不該是主動攀交上的,而是自然而然碰上的。

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排斥與人交往,但是想跟我互稱朋友的,心臟一定要很強;因為我會對你拐彎抹角、自欺欺人的意圖不假辭色,對你大吐苦水、企求贊同的論調回應以足夠讓你倒彈的赤裸剖析,對你拉我一起沉溺在負面情緒的行為給予驚雷般的打擊。做為我的朋友,我也期盼他能用相同的方式對我,做我的一面明鏡。不過,能以正面態度接受這些的人,恐怕不多;至少我目前也沒碰到,或者說,這種人或許對於交朋友這檔子事也不積極。

如果這叫做孤僻,誰說是就是吧,我也不在乎,只要別朝我吐口水就行。


這篇文章,是在一週前起頭的,當時寫了如今篇幅的四分之一,因為有其他的事情打岔而沒能一氣呵成,就此擱下。

本來以為會跟其他的太監文章一樣永遠躺在我的Windows Live Writer草稿堆中,但今天開車時聽廣播,聽到了一首熟悉的歌,正是標榜情義相挺的,於是讓我找回當時起頭這篇文章的感覺,回家後才能把它寫完。

在此介紹給大家這首Bill Withers在1972年創作原唱,並被許多人翻唱過的《Lean On Me》。這裡介紹的版本是其中最成功的翻唱,節奏明快,由Club Nouveau在1987年勇奪Billboard排行榜第一名,並因此獲得美國葛萊美(Grammy)獎的版本。

Lean On Me
創作與原唱歌手:Bill Withers

Sometimes, in our lives
有時在我們的生命裡
We all have pain, we all have sorrow
我們都有傷痛,我們都有哀愁
But, if we are wise
但如果我們是明智的
We know that there’s always tomorrow
我們會知道永遠都有個明天

***
Lean on me, when you’re not strong
倚靠著我,當你不夠堅強
And I’ll be your friend
我會做你的朋友
I’ll help you carry on
我會幫你撐下去
For, it won’t be long
痛苦不會太久
Till I’m gonna need somebody to lean on
直到我也需要倚靠別人的時候
***

Please swallow your pride
請收起你的驕傲
If I have things you need to borrow
如果我可以借你些什麼
For no one can fill
當別人都無法滿足
Those of your needs that you won’t let show
那些你需要卻不願表露出來的

You just call on me brother when you need a hand
我的哥兒們,當你需要幫助時記得找我
We all need somebody to lean on
我們都需要可以依靠的人
I just might have a problem that you’ll understand
我或許有個麻煩而你卻了解
We all need somebody to lean on
我們都需要可以依靠的人

If there is a load you have to bear
如果有個你必須扛起的重擔
That you can’t carry
而你卻無法負荷
I’m right up the road I’ll share your load
我會及時出現幫你分擔
If you just call me
如果你會找我

延伸閱讀

10 thoughts on “別朝我吐口水

    • @N

      原來閣下已經達到了「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境界了啊?失敬失敬… :P

      是啊,我也從來不覺得一個人獨處是難過的事,反而覺得是非常享受的事。所以我對於「孤僻」這樣的評語,還是能泰然處之。

      歡迎常來葆光居逛逛。

  1. @品

    哈哈…我知道有很多人悄悄的來,又悄悄的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所以剛剛寫完的一篇賀歲文,一開頭就突然手指亂點,比較害羞的葆光居讀者,可能會開始懷疑是不是早就被我監視著所有來者的一舉一動…

    這是我自以為是的一種阿Q式幽默。

  2. 嘿嘿~ 賊船床

    中文全名…吖~ 做朋友耶!

    你明白他們很少出手留言的, 天大的信心才開口. 他們又不像其他網上的溜客, 事事但但無意義又打兩隻字.

    去葆光居逛逛是會的. 香港大伙兒較為…胆小. 他日一定跟我一樣, 愛上到處放炸蛋^^

  3. @亞品

    除了海成跟你之外,還有別人熟悉我?那也請他們常來葆光居逛逛,沒事就像你跟海成一樣隨便留個言聊聊,我是一概歡迎的。放心,我保證不咬人。

    我沒說過你不是我的朋友啊~你的語氣真是…有點…哀怨。何必問「好嗎?」,好像要把我硬拉上你的床一樣…喔…我是說,「船」…拉上了你的賊船…抱歉,我的普通話發音不好,「床」跟「船」常搞錯…(嘿嘿…做我的朋友,心臟要夠強才行)

    有空的時候,msn一下吧(雖然我不常開msn)。我的msn帳號就是email address,看左邊「著作權聲明」最下面就能找到。

    其實本來我就有把msn帳號的icon放在email下面,一直都沒人加,我就拿掉了(msn也能傳播電腦病毒的)。

  4. 這篇很爽快, 見你回應也狠~ hee, 我當然喜歡啊!

    我也享受alone, 又愛真心交往的大伙兒(香港終於成群啦, 他們早已熟悉你了, 等你來吧~)
    便需要被諒解, 尤其是到處放炸蛋, 自己也常撐着烟火呢…像前陣子沒電時.

    唔…我蔡禧品是你的朋友啦! 好嗎?
    (我絕少用電話的, 頂多sms, 保證不打擾別人賴床 :>)

  5. To: 露

    我為你慶幸,那只是你的密友,而非是你的另一半。要不然,有得你苦頭吃了。

    也難怪她視妳為最要好的朋友,因為她要的就是個垃圾桶,而妳還是個有蓋子的垃圾桶,不但照單全收,還絕不洩漏出去。

    話說回來,有時該永別的,就該永別了。即使是好友、阿那達、夫妻、還是血親。乍聽下很殘酷,但,這就是真真實實的人生

  6. 對於朋友或人與人之間的交際 我似乎也不太熱衷
    但或許總能吸引到一些認為我很神秘的人

    說穿了..我只是保護色重
    需要花很多時間去觀察與有對等耐心的人
    我才會願意坦白自己一些

    所以對於初認識的人 我有一套自己的"大眾關係法"
    然後再分為進階班的朋友 與高級班的朋友

    而往往在認識越久後 才會慢慢發現我的另一面
    (說穿了~就是真面目啦~哈哈)

    唉~力書書….

    我有個很要好的姐妹淘
    她是個依賴心重的人,重到..她認為她的世界有我就夠了
    不見得要更深一層去認識其他朋友
    所以往往有脾氣只能對我發
    耍任性時也只能針對我
    生活上的大小事..都喜歡與我分享
    而我們是截然不同個性的人…
    我會覺得以前我太順著她 太寵她了
    所以導致她對我的依賴心越重

    每當我想抽開這樣感覺時~
    態度與語氣稍冷一點時
    她就會覺得我很無情…
    或許在她無助時 我也無意的深深刺了她一刀吧

    她總覺得我最愛自己 有時冷血 無情
    她當下要的~或許只是安慰或就算場面話的虛應她也行
    她大概討厭情緒來的時候
    我還對她曉以大義之類的吧?!

    她是個熱情 感性 愛流淚的女孩
    而我
    是個膽怯 理性與感性交錯
    愛面子又喜歡裝堅強武裝自己的女孩

    或許這樣互補的個性 相處起來剛開始生活會很精采
    但久了~問題接踵而來時
    雙方要用怎樣同等又不欠缺為對方著想的心態來面對
    卻考驗著彼此的智慧..

    這是第二次大爭執了….每次都是她先說再見
    我是個會認真相信對方所說的話的人
    所以以為真的再見了
    她的個性比較像女人 而我像男人

    太多的事情…讓現下的我已經分不清 這次的再見
    真的只是再見 還是永別了…

  7. 每當有讀者回饋(儘管很稀有),葆光居裡的任何文章能點亮讀者的一條新道路時,都能讓我興奮很久。

    畢竟,看得懂的人,真的不多。

    有人看得懂,我才會有寫的慾望。

    謝謝你,cal。

  8. 感謝筆者
    這篇文章令我想已以前的朋友,以前的自己~
    這個檢討來得正合時,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