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指為月

依稀記得大約在四年前的一個週末早上,開車在北二高上,一邊思考著(我常習慣在開車的時候,特別是在高速公路上,不需時常全神貫注時,同時思考一些難解的問題,相信也是因為一部分注意力用在開車上,使得常能讓一些打從內心潛意識處的靈感,不受阻礙地浮上表層意識的檯面),為何常常自己在追求一些較抽象籠統的目標(包括所謂的「快樂」或「財富」在內)時,終究難以獲致。

當時在一陣思考後突然發現,有很多自己鎖定尋求的所謂的「目標」,它們都只是形之於外的「結果」而已若把結果當目標,則所能得致的,只會形似而神非,不能達極致

在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以下本文引述自方智出版社出版,王季慶譯的版本)裡,有下面的這一段話:

把『現在』想作有許多源頭的經驗之池,以你們的説法來説,被來自過去與將來的支流所注入。有無數的這種支流(可能性),而你透過你的信念去選取它們,來調整它們的流量。例如,如果你經常的集中在你早年的背景是有害與負面的這個信念上,那麽只有這種經驗會由過去流入你現在的生活中。你説:「但我的人生是充滿創傷的。」因而加强那個信念是没有用的,你必須多少調整那個堅信,或最好完全改變它 — 不然你永不會逃開它的效應,這不是指對你自己「説謊」;但如果似乎對你而言,你的背景裡没有喜悦、成就或愉快,那麽你現在是在對你自己説謊。

常有人口口聲聲說:「我要財富、我要健康」,但內心深處所持的信念,卻僅是哀怨或忌妒擁有富裕與健康的人,戲劇性地與表面所期望的恰好相反,也因此自身的能量(或所作所為)其實從未真正集中於所許的願望上。

比方說,從追求財富的表面意圖來看,或許能驅使自己去做一些看似能賺錢的動作,但是如若內心裡對於「財富」的真實信念是偏向哀怨的:「我跟金錢總是沒緣」;或甚至有時是妒忌或咒罵的:「有錢的人最瞧不起別人,也十之八九都是官商勾結的壞胚子」;那麼,表面看起來是追求財富的意圖,其實自己打從心底都不曾正面同意過。即使是天天汲汲營營地出入股票號子、四處打探內幕消息,能輕輕鬆鬆地賺到大錢才怪。

在同一本書(《個人實相的本質》)裡的另一段說:

內我一股勁兒的在一條充滿刺激的道路上勇往直前,一路上它不斷在學習如何將自己的實相轉譯成物質性的方式。那麼,意識心是非常能幹地將自己的注意力調準到物質實相,可是它卻常常目迷五色,而生出了種種錯覺,誤將本來是「果」的世間萬象當成了「因」。這還不打緊,因為「我」的較深的部份永遠都在做提醒的工作,告訴它並非如此。但當意識心接受了太多的錯誤信念,特別是當它一口咬定內我是個危險的東西時,這種提醒服務就被它關掉了。在這種情形發生的時候,意識心就會覺得自己遭到了環境的痛擊,覺得渺小的自己在無可抗拒的大環境下,只有任憑宰割的份。在這同時,它原應安身立命於其上的深深的安全感也全然喪失。

若在百般努力追求一些目標,卻總不能達成,因此而喟嘆「人算不如天算」,或生出「認命」的想法時,先別放棄,因為問題不是出在不夠努力,而是錯把「結果」當「目標」了。

佛家的《楞嚴經》裡有個很生動的比喻:

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當應看月。若復觀指以為月體,此人豈唯亡失月輪,亦亡其指。

這好比某甲以手指指著月亮,旁邊的某乙卻沒順著手指看到某甲要指出的目標 — 月亮。這麼一來,某乙既沒看到某甲要他看的月亮,某甲伸出的手指還被誤以為是某甲真正要傳達的標的。

也總有些人,認為人生就該以尋求快樂為目的,於是常做能使自己開心的一類事情(因人而異,例如:縱情於聲色場所、刻意多談幾場戀愛、或大吃大喝…等)。不過一但做多了,卻又發覺麻木了,再也無法透過同類的事情而達到快樂的目的。

有許多常被人設定成為人生追求的目標(例如:快樂與財富,當然還有其他的),若想達到既輕鬆獲得又能持續不墜,若不先從自己的內心將所持的真實信念徹底、無遮地檢視一遍,則帶著事實上反面信念的自己,只會把自己帶往一陣庸庸碌碌之後,終究發現還是不能真正達到想要的結果。

如若有人想以獲得「快樂」為人生目標,那人必須明瞭,快樂是無法直接被當成目標來追求的,它只是因為你做到了什麼,而形之於外的結果而已。

沒發現自己以指為月,而只是低著頭追趕著自己所設下目標的,多半注定要喟嘆白忙一場、或是最後終得從中領悟到一些真理。

3 thoughts on “以指為月

  1. 剛才在這里找一些東西…啊! 看到這篇真不錯耶~

    “信念創造實相", 就這般給你解了…嘩嘩~

    你quote《個人實相的本質》中的兩段, 也很精要. 尤其第二段.

    “意識心就會覺得自己遭到了環境的痛擊"
    <<< 唉~ 現在的確有太多人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了… 甚至"愛上"這角色.
    不用為自己負責是其"好處", 但…想深一層, 除了"白活一場"之外, 也無不好喔… (還在想…我真心想理解他們的心境, 不是"寸"的.)

    “它原應安身立命於其上的深深的安全感也全然喪失"
    <<< 近期我也不斷思考…如何幫助重建安全感呢? 這是我本身覺得陌生的狀態, 要花點功夫研究.

    • 我就曾經那麼可憐又可悲過…所以很多時候真的會傾向於體貼與諒解跟我一樣痛苦過的人,甚至不自覺是自己創造那痛苦的人。

      所以…不願醒來的,白活一場就白活吧,反正再來幾趟就是了,總有能醒過來的時候。

      有關於「重建安全感」…很多人的「假性安全感」,只是依靠在某種「相信」上,但這種安全感,一但「所相信的」經不起考驗而崩潰後,立基不穩的「假性安全感」也立刻隨之蕩然無存。而真正終極的安全感,並不需要仰賴任何人造的相信,而僅是將自我與內我的通道重新打開而已。有了那種由內而來的一體感的支持與灌注,那「終極的安全感」,是經得起考驗且不虞匱乏的

  2. 你的解說好精徹喔,前瞻與反觀都很重要,不時要交替使用並同時進行,呵呵,說真的,我還是認為人生好難懂呢^^

    不確定怎樣才能留下文字,這次我全填寫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