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花獻佛 – 賽斯的《新年立志》

新的一年即將來臨,或許有的人在即將過去的一年裡收穫豐碩,也或許有的人在過去的一年裡經歷了自己人生中並不如意的一段歲月。

不管你是想要更寄望於「未來」(稍晚的當下)的豐收,還是想甩開「過去」(曾經經歷其上的當下)的不如意,或是將自己的獨特個人性穩定於每一個當下,以致於讓自己更有能力彰顯現自己的存在;這是賽斯留下給賽斯資料讀者的一份大禮,我在此借花獻佛,推薦給葆光居的讀者們。

在賽斯書《夢、進化與價值完成》的第891節裡(方智出版社,王季慶譯,1996年11月的中文版初版,第83頁開始),賽斯提到:

非常簡單地:你要某一樣東西,你有意識的凝注於其上一會兒,你有意識地想像它來到可能性地前列,更接近你的現實。然後你把它像個小石子似地丟入架構二,兩個禮拜盡量不去想它,以某種節奏這樣做

去年我給你們一些新年的立志,我看它們似乎可以起死回生

告訴魯柏 — 魯柏現在沒讀了 — 它現在與那時一樣的好。它有助於集中心智想像力。那種集中幫助你去行動去存在

本來是賽斯給的私人練習功課,但因為在賽斯的公開書裡提到,而使以下的這段新年立志(New Year’s Revolutions)得以分享給更多的人。

這段練習功課,是個貨真價實的寶貝,我自己從這段練習獲益無窮,因此推薦給大家:(以下摘錄自《夢、進化與價值完成》第88-89頁,但我個人覺得有一小部分在對照原文之下不甚達意,所以略做了一些更改;刪除處以灰色加刪除線表示,增添處以紫色表示)

賽斯的新年立志 —

一:我要贊同我自己、我的特色、我的能力、我的好惡、及我喜歡做的事和不喜歡做的事,了悟是這些形成我獨特的個人性,它們被賦予我是有其道理的。

二:我要贊同並為我的成就感到欣慰,我同樣要元氣旺盛的把它們條列下來 —  同樣有力地記得它們 — 就如同我曾奮力地記住及計算我的失敗或無成就。

三:我要記住我生存於其中的「存在的創造性架構」且具創造性的存在架構。因此,架構二的可能性、潛能、看似奇蹟的事及快樂的自發性將在我心中,而因此「創造性的生活」之門打開了是敞開的

四:我要明白將來是個可能性,就平常的經驗而言,在那裡還沒有任何事存在它是塊處女地,被我現在的情感感覺和思想所播種。因此我將種下成就和成功,我將藉著記住在未來沒有我不想要它在那兒的事存在而做到這個。

下面也同時摘錄英文原書《Dreams, ‘Evolution,’ and Value Fulfillment》裡的同一段以供讀者對照:

New Year’s Resolutions

One: I will approve of myself, my characteristics, my abilities, my likes and dislikes, my inclinations and disinclinations, realizing that these form my unique individuality. They are given me for a reason.

Two: I will approve of and rejoice in my accomplishments, and I will be as vigorous in listing these — as rigorous in remembering them — as I have ever been in remembering and enumerating my failures or lacks of accomplishment.

Three: I will remember the creative framework of existence, in which I have my being. Therefore the possibilities, potentials, seeming miracles, and joyful spontaneity of spirituality will be in my mind, so that the doors to creative living are open.

Four: I will realize that the future is a probability. In terms of ordinary experience, nothing exists there yet. It is virgin territory, planted by my feelings and thoughts in the present. Therefore I will plant accomplishments and successes, and I will do this by remembering that nothing can exist in the future that I do not want to be there.

這個賽斯給的禮物是個需要一再重複執行的功課,這四條不會只是多讀幾遍就能發揮功效。

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方智出版社中譯本上册166頁)裡對個人實相的形成說到:

…你的信念,即你的調色盤。

你的思想,勾畫出你具體感受的實相之輪廓。你的情緒感受賦之以光。你的想像把這些鑄為一體。

你的內在思想的聲音則是你實際用到的媒介。

若想要它們發揮出令你自己驚嘆不已的功效,你必須要先靜下來、閉上眼睛,以一種作白日夢的方式,在腦子裡運用自己的思想來啟動場景、用想像力以所形容的文字在心中構築出每一句話的生動場景、然後用上自己所熟悉的情感來給整個場景中的畫面賦予鮮活的動力,並且還要拿出面對豐盛創造力的欣喜與信任的真實感覺來涵蓋整個練習功課的內容。

以下是這四段的內在意涵。


一:我要贊同我自己、我的特色、我的能力、我的好惡、及我喜歡做的事和不喜歡做的事,了悟是這些形成我獨特的個人性,它們被賦予我是有其道理的。

自己當要以靈光乍現的「了悟」的方式提醒自己明白,形成自己個人性的那些內在或外在的特性,都是被一切萬有同意且給予無比的支持的。每個個人都是一切萬有的獨特展現版本,正因為如此,不論你是個怎樣的你,你的獨特個人性都是被無條件支持與允許的。既然是如此,每個個人當以欣喜且感動的心情,如同讚美你心中的至高完形一般的贊同你自己無論是怎樣的存在與其獨特的各種特性。

你不需要靠別人的掌聲與讚美來成就自己。自己對自己的完全贊同會將自己與內在而來源源不絕的支持明顯地搭上,還有什麼會是比一切萬有還強的存有動力來源呢?


二:我要贊同並為我的成就感到欣慰,我同樣要元氣旺盛的把它們條列下來 —  同樣有力地記得它們 — 就如同我曾奮力地記住及計算我的失敗或無成就。

目前人類的文化常導致每個個人斤斤計較於自己的失敗與無成就,還以此自詡為一種諸如「吾日三省吾身」之類的高尚情操,以不必要的人造罪惡感把自己壓到喘不過氣來。

一個時時只記得自己的失敗與無成就而因此垂頭喪氣的人,是很難在嘴上一邊說著「我要成功」的同時,也能真正抬起頭,看清楚並抓住成功契機的。

就算是被自己與他人認為完全一無是處的人,也不可能沒有一絲一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成就。基本上,當你還正在呼吸、還能思考,就已經是一種穩立於個人生存意志基礎上的紮實成就。要學著看到自己的成功與成就,並要如同自己曾不自覺地奮力且一再重複地細數並牢記自己的失敗與無成就那樣地,一一生動地條列、並逐個回味與細數你今天生活裡被自己輕視或忽略的、不論大小的成功與成就


三:我要記住我生存於其中且具創造性的存在架構。因此,架構二的可能性、潛能、看似奇蹟的事及快樂的自發性將在我心中,而因此「創造性的生活」之門是敞開的。

賽斯在《夢、進化與價值完成》這本書裡對「架構二」有非常詳細的描述,我在這裡就不作贅述。

這段的精髓在於架構二的應用,簡單的說,就是將你所渴望的事向內在透過架構二的功能下正確的訂單(請參考本文一開始引用於《夢、進化與價值完成》的第891節裡的第一段話),並要常記得這創造性的存在架構本來就是每個在實相中存有的個人所具有的

不管你有意識到或無意識到,你在日常生活中於內心的異常專注之際、與休憩時的半夢半醒之間,都一再地向內在發出訂單,即使接下來依你的訂單內容而出現在你個人實相裡的場景與狀況看似是你曾極力想避免的,但那也都是你用投注以高度的精神關注,而不自覺地招喚而來的。這與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裡面說到的「憎恨戰爭並不會帶來和平、只有熱愛和平才能真正帶來和平」是同一個原理;你在用負面心情厭惡、擔心或排斥一件人、事、物的同時,事實上你正對其不斷投射以高度的關注,而內在的語言則將其解讀為那是你所期盼的,且你的內我(inner self)會依此忠實執行你的「願望」

所以,所有看似奇蹟的創造性本來就是向每一個個人開放的,不久之後的當下(未來)永遠都有無窮的可能性與潛能,而此機制的自發性恆常在每個個人的心中運轉不息。


四:我要明白將來是個可能性,就平常的經驗而言,在那裡還沒有任何事存在。它是塊處女地,被我現在的感覺和思想所播種。因此我將種下成就和成功,我將藉著記住在未來沒有我不想要它在那兒的事存在而做到這個。

所謂的將來(未來),事實上永遠都只是不久之後的當下(現在),因為你在此刻進入覺知的當下還未行於那個看似尚未發生的當下,故而你也能夠允許自己同意它(尚未進入你覺知之的當下)的開放可能性,進而同意那裡還是空白而沒有固定的事件存在的。

只要你同意了那是塊就完全開放的可能性而言近於空白的處女地,你也必須明瞭到你隨時正向內在不斷的以此刻當下對所面對的人、事、物的感覺思想(想法),預設(下訂單)了不久後的當下會發生的事情,所以你就該牢牢記住並常提醒自己:既然你有不想要在未來發生的事情,那麼在此時的當下面對眼前的人、事、物時,就應該要投注以正面的思想與感覺,如此方能向內在下正確的訂單,而不是下錯訂單而招來你其實並不想要在未來所遭遇的事情。

所以,由此可知,永遠存有善意而將所有自己所面對無論是怎樣的人、事、物投以正面而善意的看法與期盼,那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行文至此,雖仍有未盡,但卻不欲以長篇大論而阻撓了有機會從賽斯新年立志功課獲益的讀者的興致。若真有興趣進一步了解細節的讀者,歡迎在此文下方留言,我會針對個別的疑問之處另外為文闡述。

願意不遲疑,而踏踏實實試著做做看這個功課的人,正如同《金剛經‧正信希有分第六》裡說到,是稀有的。我真心為這些真正有福德的人讚嘆,並願祝他們早日有能力在自己的生活裡辨識出直指真理的道路,進而在生活中有意識且無時無刻地行於其上。

延伸閱讀

9 thoughts on “借花獻佛 – 賽斯的《新年立志》

  1. 呵呵,海成的那個朋友便是我啊,也剛在facebook加了威力大哥呢﹗我正在讀個人實相的本質,能得你及海成助一把,令我更深明賽斯所說的話 =)

  2. 今晚看《夢》時看到這頁,想轉發給朋友,由於賴得打字,便往 Google 看看,一 search 便到這裏來了,真有緣~ 最棒的是你連解釋也給我準備好了,真是「神奇之道」啊~ hoho ~~

      • 還是一如以往的在探求真理囉~ hoho.. 賽斯書固然常讀,夢/架構二亦從不間斷的在探索,然而最近還多了一樣活動,就是上落班時聽台灣淨空法師講經的 mp3.

        如你所知,我一向都是很喜歡佛法的,但最近心中生了一個疑問,就是「苦」的問題。佛家整個架構,都圍繞著苦而說,開悟前把世間一切法都先看成苦,然後藉著修行離苦得樂,到見性了,才圓融無礙的往來諸天法界。

        對賽斯人來說,這好像是先把 focus 放在苦上,而增強了苦的實相,有「反對戰爭不會帶來和平」的問題,是本末倒置的,因此不可取。

        這麼看來,初機佛學便是一個以「苦」這種負能量推動的法門,真的是這樣嗎?還是有什麼地方我想不通呢?這問題在我心中已好一陣子了,難得你是學佛又讀賽斯的人,很想聽聽你的意見啊 ~

        • 我個人認為,嚴格來說,佛陀所說仍不與賽斯所說有根本上的衝突,但卻是因時因地(地球上當時的地區文化)而造成「切入點的不同」。

          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我一直在找機會寫出來…希望近期慢慢生活上塵埃落定後,在心定的狀況下就會寫。

  3. @cosmo

    很高興你也喜歡賽斯的《新年立志》,也希望你能透過它,得以凝聚更多自身於此世間存有的力度。

  4. 你這篇我覺得解釋的很好,您似忽很了解這篇的道理,應該研究賽斯資料很久了吧,令人讚嘆的解說

  5. 通告: idea « Shing’s 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