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法門

不二法門

沒能為這無上法門建個廟堂,至少在此掛上個虛擬的牌匾以示對其無比的崇敬

佛家有「不二法門」一說。

「不二」,有兩解。

其一,除此法門之外,別無解脫之道,此謂「不二」。

其二,非是、非非,非空、非有,非相、非不相…雙離二邊,是為「不二」。

事實上,「不二」並非佛法專有,它實實在在的是真理的本來面目,即使超脫於宗教的範疇之外。

在道家也有相似的說法:「…彼是莫得其偶,謂之道樞」(《莊子‧齊物論》),說的也就是「不二」的概念。

從終極真理的角度出發來看世間、出世間的一切時,其中本有的一種全面公平而無分別的(甚至不能用「包容」一詞,畢竟要被包容,則必先將被包容的標的排斥在外)眼光,尤其難被存有於三度空間實相裡、時時刻刻以分別區隔的方式來確立其自身的意識所理解與接受。

也正是這樣的原因,對於不分別、不區隔這樣直接威脅到自我安身立命的看法,打從心底不能接受或甚至排斥它,事實上是很「人性」的反應。以至於一些覺者留下來描述終極真理的文字(一些直指終極真理但年代久遠的宗教經典,還有賽斯資料),正因為這樣的原因,貌似高深而難解了。

其實,說難,它卻又不難,入門的鑰匙,就在這「不二」上面。若說難,它正難在這樣全面公平而不分別的看法,「看似」會摧毀在三度空間實相存有的「個人性」立基(這讓我聯想到,在歷經一番腥風血雨之後,好不容易奪得辟邪劍法與葵花寶典的人,當翻開秘笈第一頁看到「欲練神功、引刀自宮」的兩難滑稽模樣)。

然而,對於所有的一切持公平而無分別的看法,真的會損及自我的存在嗎?或是換一種方式問:失去了排他而立的「自我」性,真是一種毀滅嗎?

一般人多半以為,「我」是因「排他」而確立的。這種認知並不完全正確。

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第359頁)裡面提到:

在我的讀者之中,許多人也有同樣的「去為存在辯護」的不自然的需要,而各種不同的核心信念被建立起來,以隱藏這個內在的不安感。

當人自以為自己是處於娑婆世界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那麼,這樣的「我」看起來的確貌似脆弱且岌岌可危的。然而,許多人不自知,甚至因為緊抓住排他而確立自我的方式而不願意相信,真正的「我」的全貌卻是無所不包的一個「全我」,雖然在這個角落裡,每個一切萬有的創造物看似分別而孤立的存在,但那身為創造者的一切萬有卻又都在每個被創造物的裡面,而使每個個別的「我」卻又同時是無所不包的「全我」。

只有當人越相信「我」是經由「排他」而確立的,他越是讓自己「假裝」與內在的「全我」無所關聯而因此自己放逐了自己。很多現代常見的心理「疾病」,諸如躁鬱症、幽鬱症、強迫症一類的,基本上多半肇因於此。

再加上人在實相人生裡的「必死性」,對於「自我」的存在是朝向毀滅的恐懼,足以更讓自己更加不願意看向那自以為恐怖而陰暗的「負面」,因此,原本完整的全我,硬是被自我以獨斷而富強烈攻擊的力道,在自以為能因此而獲致「自我保護」的前提下,活生生的切成了兩半。

當人相信一個全然的「善」的存在,在同時他也以甚至裝作不自知而源自同出的強烈意願,於全善的對立面同時建立起了一個全然的「惡」。從此那人自己創造了自己的天堂與地獄、上帝與撒旦、以及可以被用來繼續支持且持續運作自己這樣的分裂想法的善與惡的概歸類概念。

在群體社會裡,人們透過共同建立起一個叫做「道德」的貞節牌坊,而藉此透過隱晦於此金字招牌之後的共通主觀,而試圖創造出一個讓大家都能聊以自慰的假性客觀標準,並再綁上一些說不清楚原因的恐嚇式禁忌,將這些信念強灌給他們的後代。

若不明白「不二」的根本公平而無分別的態度之於釋放人造罪惡感關鍵地位,那麼對於自己所執的所謂「負面」的信念 — 那些因為人造罪惡感而被自己在不自覺中掃到「陰暗」角落的信念,恐怕會因此而難以被緊抓不放棄「負面」、「陰暗」、「罪惡」概念的自己願意正面去看清楚的。

更何況生活中發生的諸如慢性疾病以及所討厭的人、事、物,而被自己認定是負面的這些事件,事實上很多是肇始於因罪惡感而自己施加於自己的「懲罰」而表面意識上卻不自知,或仍然以自認為高尚的一種理所當然的姿態,而藉以合理化自己完全不看向那被自己唾棄的黑暗而惡的那部份的自己的態度。

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第385-386頁)裡面提到:

雖然這也許像是一個極端樂觀的說法,但是不管怎麼說,基本上而言,沒有「惡」的存在。這並不表示你不會碰到一些看起來是「惡」的現象,但是當你們每個人單獨的旅遊過自己意識的各個層面時,你會了解所有似乎相反的東西,其實是一個朝向創造力的極大「驅策力」的不同面貌而已。

到底惡與善的本質是什麼?要真實明察此核心信念而能讓這個還自己全然自由的頭號障敝去除之前,願意誠實面對自己是極其首要必要的。

佛家所說的「明心見(現)性」、「見諸相非相,即見(現)如來」,還有道家所說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這些修行路徑的關鍵起步基礎,盡在「不二法門」。這也是它又被解釋為「除此法門之外,別無解脫之道」的原因。


本文的概念是把鑰匙,扮演的是一個打開能夠全面並深層檢視自己信念之路的第一道大門之鑰,路的盡頭是還自己全然自由的你,而路上你將因此而開始不再迴避而願意正面看清楚任何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的,而你一向習以為那就是自己的各式情感以及為你招來心情(情感)並隱藏於其後的各式信念機制。這些在賽斯的《個人實相本質》裡講得非常清楚、透徹,但多半賽斯書的讀者們卻因為不具有賽斯在講這些知識的內在靈魂出發角度,而只能讀得一頭霧水或只得一知半解。

要能完全讀懂賽斯書的另一把鑰匙,在於實際進行夢境探索的經驗累積,而這個部分,真的是只能從自己向內探索過程的實際體驗而意會,而無法以人類邏輯為基礎的語言而得以言傳。關於這個部分,我會在未來慢慢的在葆光居裡,視時機與需要而分享給葆光居的讀者;或若於未來有個實體或虛擬線上讀書會的話,能以口語這個較文字稍微更生動一些的方式,分享給有興趣的人。

雞婆如我者,總免不了因為懷有想讓更多人能夠親近真理的強烈衝動,而在此大噴口水。

走不走上這條路,那個選擇也是基於非常個人性的自由意識,無論閱讀本文讀者的選擇是什麼,我都寄予無比的樂觀其成,因為我知道,任何的存有在他自己無論是怎樣的彰顯出自己而具特色的姿態裡,他們這樣的存在都是有其道理的。

總之,想於此時或稍後選擇走上還自己全然自由之路的讀者,我相信指向真理的線索在當你需要時,它永遠都在回頭不遠的燈火闌珊處。

進一步有關情感的本質以及信念檢視的相關方法,我將另外為文闡述。

延伸閱讀

3 thoughts on “不二法門

  1. 通告: 地上最強 « Shing’s Blog

  2. Dear雞婆威力先生,
    (頂着冒犯的牌匾,意圖突圍一貫社交禮貌界限…繼而揭露威力的幽默感)

    “願意誠實面對自己是極其首要且必要的。"
    深深深深表同意!!! 我帶領的所有課堂,所有諮商也是: 「願意誠實面對自己」定為首要目標。「自我覺察」也是最根基的功課。

    一直都想寫,我看到超多修行人鑽入排斥「自我」的盲點。看到你寫得真好~能參考真好~幫助我寫一篇廣東話版本。

    謝謝分享啊~ 愛冒險的品姬上

    • @ 品姬

      別怕有任何冒犯,因為俗常的社交規範我是一點都不在意的。我很驚訝你懂「雞婆」的意思,廣東話的應該講法不太一樣的。

      很多人把自己藏得很緊,即使嘴上喊著「我很坦然啊!我哪有不願意面對自己?」而又沒觀察到自己一邊這樣說的同時,卻把把身上的每根神經像刺猬般繃得緊緊的。

      自我覺察的不容易之處在於,因為早就習以為常而看不懂自己像是「保護」,卻實則是封鎖了自己的姿態。要軟化這一點,則必須要懂得「不二」,還自己與別人一切不管是怎樣的所作所為一個公平的起點,因此而既不責備自己,也不放任自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