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 與 感性

今天算離開公司得早,開車回家的路上,太陽都還沒下山。

6度左右的室外溫度算是舒爽宜人的,我一路開著窗,偶爾貪心地猛吸幾大口帶著松脂芬芳的空氣,感受到春之勃發而來的激動湧上心頭,使我猛然自顧自地狂嘯呼喊起來。

呵呵…春天來了,這樣的呼喊,估計是介於貓叫春墾丁春吶的意欲之間吧?

樂見於自己越來越放自己的感性面自由,而這是從大約五年前才慢慢開始重新學習的。

從小我就是個非常感性的人,但隨著成長過程中的一些經驗,使得自己越來越討厭自己的感性面,怪罪是那自以為「軟弱」的感性面讓自己的意欲不得伸張,也因此而逃離自己的感性面,反投入信仰純然的理性面。

直到後來人生走入死角了,才開始檢視自己的態度,進而發現我對純然理性的追求是一種極度「偏食」的行為。

理性與感性,它們從來都不是對立的,而是有它們本來相互合作的功能。但是卻可能因為錯認它們的本質,以致於人為插手打亂了它們本來之間最自然的配合。

所謂的感性,它就是純然地去接收不管是怎樣的信息的能力,但並不等於信息進入後被自身信念轉譯成的那份情感(情緒或感受),所以也不代表感性的結果必然就是被情緒淹沒而不由自主。

理性,它不該於感性奔騰的時候越俎代庖,造成臨事瞻前顧後、以致使躊躇不前而堵塞了自內而外的創造力理性卻也不是純然的障礙或廢物,它所帶有的邏輯與明晰是絕佳的定位工具,只是,一把尺,是不該、也沒辦法被用來接水的。更何況,很多理性的信徒,自以為已得到理性的救贖,但事實上,反而是被一種「非理性」的僵硬模式綑綁住而不自知。丹麥物理學家Niels Henrik David Bohr (1885 – 1962)曾說:

No, no, you’re not thinking; you’re just being logical.

這句話,很值得以自己追求純然理性(邏輯)為榮的人,好好據以深思一下。

然而,對於理性與感性各自扮演、卻不相干擾的角色,我還蠻喜歡美國心理學家William James (1842 – 1910)的形容:

Instinct leads, logic does but follow.

對於現在自己慢慢學會放鬆,讓自己的理性面與感性面各自回到它們本該扮演的角色與功能,這使我漸漸感覺到越來越自在自由

被情感淹沒的你,敲敲你自己的頭吧!被原則纏住的你,站起來向窗外狂吠兩聲吧!


很喜歡彭佳慧唱的《敲敲我的頭》,想聽的自己去聽

敲敲我的頭
原唱歌手:彭佳慧

敲敲敲敲我的頭 敲敲敲敲我的頭
看看它是不是有用 最近二十個年頭
到底做了什麼 你快告訴我

敲敲敲敲我的頭 敲敲敲敲我的頭
看看有沒有進步很多 一個不小心
掉進生活的漩渦 全部都搞錯

敲敲敲敲他的頭 敲敲敲敲他的頭
看看它打算活多久 高興就好好的過
不高興就閃躲 就是這種念頭

其實我很想飛 可是找不到一片天
我想喝一杯 只是我沒有沒有膽量醉
其實我真的美 為什麼沒有人發現
我好想找人陪 連人都看不見 連人都看不見

他們摸摸他的頭 他們摸摸他的頭
問它會不會難過 高興就好好的過
不高興就閃躲 你還在乎什麼

(敲敲敲敲我的頭)你敲敲我的頭
(敲敲敲敲我的頭 看看它是不是有用)啊…..
(如果沒有用 我還能做什麼 你快告訴我)我還能做什麼 你快告訴我
(敲敲敲敲他的頭)你敲敲他的頭
(敲敲敲敲他的頭 看看我的頭會不會痛)喔 我真的很痛
(他打了我的頭 我敲了你的頭)我敲了你的頭
(反正都是頭)反正都是頭 丫頭

6 thoughts on “理性 與 感性

    • 莉君回香港啦?

      說實在的,我這叫「久病成良醫」,依著自己的僵硬,才有深刻的體會。當然,能不需要病,豈不是更好嗎?

      清楚知道這是自己此生的功課,所以還算是能接受並耐心面對的。而去「接受」,同時也正可以治「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