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媽的「假正義」!

所謂的「同性戀議題」,其核心從來都不是在部分人的性取向上,而是在於每個人對於終極「正義」的認知、以及如何處理自己對於未(無)知的恐懼

(關於「正義」的議題,推薦大家看看哈佛大學教授 Michael Sandel正義課」系列http://www.youtube.com/user/Harvard#grid/user/30C13C91CFFEFEA6 )

有許多人自以為,自己站在「正義、公理」的一方,繼而大力地抨擊他/她所以為的不正義沒公理道德淪喪

是的,他/她或許認為,他是在伸張「大部分人的想法(標準)」,然而,卻不自知這只是他/她表面持有的、得以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理由。

如果「每個人都有其自由意志與選擇、並應保障之」是終極的正義的話,怎麼會是以撲滅他人的自由意志與選擇而行保障自己的自由意志與選擇之實呢?讓我更進一步地問一句:「保障自己的唯一手段就是撲滅異己嗎?難道不能是各自存在嗎?」

所謂的正義公理,事實上其出發點都是主觀的,而其所持有的目的也多半在於「保衛自己的信念」。所謂的「理」,彷彿就因為相同概念的集體主觀意見一經過集合起來,就得到了它的重量。如果只是因為「集體」就得到拿來摧毀少數者的重量與理由,那也不過就是集體的暴力而已。理?其之為「公」,並非是「正確」或「客觀」的。所謂的公理,充其量也不過是集體的主觀而已。

很有意思的是,小地方的人比人口稠密的大都市居民更勇於面對自己的真心。我能理解的是,大都市的居民因為人口稠密,人與人之間的「表面和諧」似乎更加的重要起來;有時這種「表面的和諧」與自己的生存有關,例如:許多人為了在工作場所盡量不給人壞印象,於是選擇說謊沉默。即使如此,我相信他/她們在看見有人對另一個(群)人施予言語或肢體暴力時,他/她們的內心會有許多良知上的掙扎與OS,即使最後多半都為了保護自己而選擇沉默與漠視。

影片中也有一個有趣的觀察:當被歧視的對象是男同性戀時,歧視的行為會比較容易得到旁人的共鳴。在此也不得不指出,這與大部分的人對於性別角色的先入為主觀念有關:有很多時候,女人與男人做一樣的動作時,所被解讀的意涵卻大不相同 (即使宅男跟帥哥一樣的行為,也會被做不同的解釋)。雖然我們常以為這個社會對女人不公平,但很多時候,大部分的人因為意識到女人是「被動的弱勢」,而因此較願意給予援手。

最後,我希望引片中一位男士所說的作為結尾。他質疑那位服務生:上帝教我們,不要去評斷別人。他也做到了不去評斷、指責服務生的過激行為,而寫了一張短信籤給了在真實生活中也是同性戀的女演員。他引用了一句馬丁路德金說過的話:

In the End, we will remember not the words of our enemies, but the silence of our friends.
( 事後我們不會記得我們的敵人說過什麼,但會記得朋友的沉默 )

希望遇見他人遭受欺壓之事卻沉默的人 (我並非鼓勵大家惹火上身,但有時轉過身打個電話報警總行吧),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絕佳理由,要不然,他們回家以後怎麼會睡得著呢

延伸閱讀:

One thought on “去他媽的「假正義」!

  1. 所以正義有解嗎?
    我最近在看的是轉型正義
    主流觀點是說對過去的不義做補償

    但是

    一定也有人會認為過去不是不義

    以我國為例
    我就曾看到有人寫"威權保台"的文章

    我起先看到覺得很誇張 非常不認同

    但是仔細想想
    如果正義是尊重每個人的想法
    那說轉型正義似乎好像喪失利基點

    我認為似乎終極正義
    會變成沒有正義

    就像我看漢娜鄂蘭說過
    如果大家都有罪 那就沒有人有罪了

    是這樣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