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味的咖啡

現在很流行「做自己」。但是,「做自己」就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嗎?

先來看看,什麼是「做自己」?

  1. 「做」是動詞,做自己是行動,不僅是口號。
  2. 把定義自己的權力拿回給自己。從今爾後,不管別人認為我是什麼,我都不必同意或在意。
  3. 放下自以為「不能做自己」的「外在障礙」(他人的嘲諷或質疑的眼光…等),讓自己的言行成為思想的直接展現

純然的「做自己」需要練習,但我們心中強烈的「做自己」的渴望,會指引我們的。

說到「做自己」的內容與起始原因,我們常有可能走到一些誤區。

舉例來說:可能會有一個「做自己」的個人版本如下:「那個人隨時都在找我麻煩」,讓我總是「感到憤怒」卻又常不敢表達。我決定要做自己,不再壓抑,「把我的憤怒表達出來」

以上的版本乍聽之下蠻正常、一般的。但仔細看一下,有一個盲點隱藏在上面的這段敘述裡:「那個人隨時都在找我麻煩」。這敘述為真嗎?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在用「自己所認定」的眼光看向這個世界。在戴著這副自製的有色眼眼鏡的同時,這個世界的真實版本常被我們不自覺地扭曲了。

當我們的「我認為…」在一開始就踏入誤區的時候,所謂的「做自己」就開始走了味兒。

所以,我的建議是:應將「與他人對應」的起始原因排除,將「做自己」這件事只設定在純然的「我有一種想要自己是怎樣的衝動…」,純然的在自己身上開始、在自己身上實現,不要扯上「因為別人XXX,所以我要OOO地做自己」,以免萬一在無法覺察到自己在預設立場之下而產生偏頗的狀況。偏頗的「做自己」行動,常是另一種形式的「主動攻擊」,但卻不被自己所覺察

「做自己」這件事,並不會有一個「對」或 「錯」的指導原則,也不會有裁判。因為, 這事兒根本不是為了「做對事情」而作

它也不是像大部分的人想像中的神聖。開玩笑一點的說法:「做自己」這件事,它就是個屁,當你有「想放屁的衝動」的時候,就讓它出來吧!

但你卻不必認為,「有屁就放」是多麼神聖的事情,而你有屁就放出來的原因,從不會 會是因為把那屁當成殺人武器(主動、刻意去 傷害別人),而就只是順著那衝動,你的一言一行,就成了「你自己」的直接表達。

若你的「做自己」是那麼的「純然」,你自然會有同理心在裡面,知道在某些情境下會對別人造成困擾時,會願意暫時忍一忍或稍作折衝(屁放小一點)。傷害到人?除非是一不小心沒注意到的「意外」,否則那「傷人」的狀況又怎麼會發生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