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百態, 芥子納須彌, 倫理與道德, 人生

歧視

​歧視這東西,其實是與自身的存在感、或說自己覺得自己存於世間的重要性有關。

Continue reading “歧視"

廣告
社會百態, 芥子納須彌, 倫理與道德

瞥見自己

新聞事件:建仔「被設計」美鳳很反感

白冰冰也大呼「太扯了」,王是她的偶像,「或許有人說他初犯就原諒他一下,但我受不了這種『偶像幻滅』感覺。」

陳美鳳在臉書寫「建仔台灣教練認為建仔或許是被設計,嗯~建議其他外人還是少發言吧,別說一些不負責任的話」

Continue reading “瞥見自己"

社會百態, 芥子納須彌, 一般哲理, 人生

讓狗屎就是沱狗屎

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裡有一段話:

那些光只倡導「正面性的想法」的書籍雖然有時候有益,但是這些書通常都忽略了「負面性的感受」、「侵略性」或是「受壓抑的感覺」所具有的「習慣性」。這些感受通常都只被掃到地毯下面去了。

寫那些勵志書的作者鼓勵你做人要往光明處想、要具同情心、態度要堅強、要樂觀進取、要保持開心及熱心等等,卻沒有教你如何從困境中自拔,也無從知道你到底被困於那一種惡性循環的心態中。那些書固然有時很管用,但是卻說明不了「思想」與「情緒感受」究竟是如何的造成了「實相」。那些理論也沒有考慮到「我」這個東西的各種多度空間性的「面目」,更沒有考慮到每個人雖然遵循著明確的常規,卻終究得找到如何使這些常規適應他個別的境況的法子,再跟著做。

Continue reading “讓狗屎就是沱狗屎"

社會百態, 芥子納須彌, 倫理與道德

沒有「恐龍法官」,只有「恐龍法律」

這則新聞裡發生的事情,說明了台灣的法律有太多過時之處有待修法甚至臨時自力救濟式的大法官釋憲 ,否則總不能要求本職為奉法律條文為圭臬的法官老是自行擴大解釋條文吧?

Continue reading “沒有「恐龍法官」,只有「恐龍法律」"

社會百態, 芥子納須彌

社交 v.s. 政治

你可以說我是原始人。因為我對「社交」的定義還停留在石器時代,且死也不願意與時俱進

於我而言,「社交」的定義是:兩個人(或同時一小群人)在某個地方遇上了(可以是在實體世界網路虛擬世界),透過交談或共事,彼此了解了對方人格的特質,而那些特質裡有部分或許多屬於彼此認同的,於是傾向於花多一些時間與對方相處,以享受那些人格特質彼此擦出的火花。

Continue reading “社交 v.s. 政治"

社會百態, 芥子納須彌

世風日下?

當媒體把一些挑戰道德法律極限的內容送到觀眾眼前時,觀眾不免會興起:「 靠~這樣也行? 」、「 居然有這種事情? 」…之類的驚嘆,於此同時,也為他們的世界開了一扇窗:「 看起來很刺激,既然都有人做了,我有機會也來試試看 」、「 也有人跟我一樣耶~我這樣似乎還不算太變態,因為我至少還關著房門做 」…

Continue reading “世風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