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恐龍法官」,只有「恐龍法律」

這則新聞裡發生的事情,說明了台灣的法律有太多過時之處有待修法甚至臨時自力救濟式的大法官釋憲 ,否則總不能要求本職為奉法律條文為圭臬的法官老是自行擴大解釋條文吧?

繼續閱讀

去他媽的「假正義」!

所謂的「同性戀議題」,其核心從來都不是在部分人的性取向上,而是在於每個人對於終極「正義」的認知、以及如何處理自己對於未(無)知的恐懼

(關於「正義」的議題,推薦大家看看哈佛大學教授 Michael Sandel正義課」系列http://www.youtube.com/user/Harvard#grid/user/30C13C91CFFEFEA6 )

有許多人自以為,自己站在「正義、公理」的一方,繼而大力地抨擊他/她所以為的不正義沒公理道德淪喪

是的,他/她或許認為,他是在伸張「大部分人的想法(標準)」,然而,卻不自知這只是他/她表面持有的、得以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理由。

如果「每個人都有其自由意志與選擇、並應保障之」是終極的正義的話,怎麼會是以撲滅他人的自由意志與選擇而行保障自己的自由意志與選擇之實呢?讓我更進一步地問一句:「保障自己的唯一手段就是撲滅異己嗎?難道不能是各自存在嗎?」

繼續閱讀